首页 大学男生成长记 下章
第50章 星宇投资
星宇投资了一万,海生对星宇的钱更是谨慎投资,不敢稍有马虎,把兄弟的钱葬送里面。这是个艰苦的工作,海生仔细研究过后,他选择了三支股票。一支炒长线,一支炒中期,一支炒短期。

 每天都换一支股票来炒短期,短期股票收益高,每天都能收入好几百。忙乎了一周,秀娟打来电话,周末带着白洁过来看海生,海生‮奋兴‬地早早起来,买来早餐和婷婷吃完,坐立不安地靠时间,等着去接 白洁和秀娟。

 “海生,你别着急,秀娟阿姨她们的火车还没有到呢。”婷婷看到海生焦虑,觉得心也跟着慌起来,只好劝慰海生。

 “我知道。”海生应答着,心情却平静不下来。海生早早来到火车站,和婷婷在出口处等待秀娟和白洁,天气闷热,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海生,我热死了。”婷婷尽管躲在凉处,还是感觉到热气袭人。“婷婷,你去候车室大厅等我,一会我去找你。”海生体贴地说。“不用了,我还是在这里等吧,你去买点冰水。”婷婷实在不想走来走去,浑身都是燥热和汗水。

 “你等着。”海生顶着烈,向售货摊走去,买了两瓶带冰的矿泉水,递给婷婷。“凉快多了。”婷婷喝了一口,把水抱在怀里,浑身温度下降了好几度的感觉。“这天是真热,辛苦你了婷婷。”

 海生心情本来就很焦虑,天热得让他浑身难受,得厉害。“海生哥。”白洁从人群中看到海生,直奔过来,扑入到海生怀抱里,海生抱着她轮了一个圈。

 “妹子,你好像长高了?”海生抱着白洁,发现她的头已然顶在他的下颌。“嗯,快和妈妈一般高了。”白洁脸色都是亮晶晶的汗珠,海生替他擦拭下去。

 “阿姨,我们先回去。”海生接过秀娟带来的东西,伸手打车直奔寝室。一路上白洁十分‮奋兴‬,看着大都市的景,她像一只快乐的小白鸽,在车里快地说个不停,问东问西。

 海生不厌其烦地为白洁解说一路上所看到的事物,秀娟在旁边看着海生,眼里都是柔情,仿佛在看自己的老公一般。

 婷婷不时和秀娟攀谈几句,都是问候的话语。终于把秀娟和白洁接到寝室,海生放好东西,让婷婷带着白洁和秀娟去洗洗,然后带着三人去吃饭。

 吃过饭,海生本打算去兰草那里住,秀娟不舍得海生离开,海生和婷婷商议,白洁和海生一个房间,婷婷和秀娟一个房间。

 搂着小白洁,海生的心情甚为平静,虽然不能和秀娟情,也不能和婷婷玩游戏,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最亲的两个女人来到身边,她们是他生命的一部分,融入了他的生活,他不能没有她们。

 海生陪着白洁和秀娟逛商场,游名胜,去乐园和动植物园,让白洁尽情享受快乐。海生请了几天假,陪着秀娟母女,婷婷上班去,秀娟趁白洁白天睡觉休息时,抓紧空闲和海生,这种感觉特别刺,因为女儿就在隔壁,让两人都不敢放开手脚。

 “海生,你慢点。”秀娟在海生大力动下,‮体身‬碰撞发出来的声响,吓得她急忙拉住海生的‮体身‬。

 “没事,小洁睡着了。”海生最近‮体身‬强悍,对女人的需要达到了极限,尤其是秀娟给他的足是任何女人代替不了的。“我怕被小洁发现。”秀娟还是很担心,不敢肆意妄为。“不会的。”

 海生嘴里说着,心里也知道这是敷衍和谎言,白洁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清醒过来找他,到时候看到他和秀娟这样,白洁心理会接受他们这样的行为吗?这是一个谁也无法回答的问题。

 秀娟明知道海生说谎,却也不去追究,放开怀去配合海生,只不过她忍住不喊出声。两人发完,浑身都是大汗,海生穿上头去水房冲凉,秀娟也赶忙把衣服穿好,怕被白洁发现,不过空气中弥漫着过后的气息,让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来发髻的凌乱、面色的红润,闻出来其中的味道。

 ***人都有,有人喜欢金钱,有人喜欢权利,有人喜欢‮女美‬。海生在女人这方面尤为强烈,他像是陷入一个光怪陆离的圈子,无法自拔,偷情的心理在极度膨中。

 这种心理在婚前表现得扭曲,变得不可控制。从心理上依赖秀娟,到上去征服颜鸿,折出海生的道德逐渐被控制,心灵沉沦在征服和偷情的快中。

 秀娟的柔顺,足着海生难填的,他只要有机会,就要和秀娟纠。白洁对‮女男‬的事情似懂非懂,依稀感觉到秀娟和海生的不寻常关系,她却无从判断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她。

 “哥。”白洁拿着水盆站在海生的背后,温柔地叫着海生。“小洁。”海生正在冲冷水澡,白洁忽然进来,吓得海生不敢转身去看白洁。

 刚刚和秀娟疯狂,身都是大汗,秀娟有点累了,躺在上睡着了,海生才过来清洗‮体身‬。“哥,我给你背。”白洁自告奋勇地来到海生身后,拿起海生的澡巾。

 “小洁不用。”海生只穿着三角,在白洁面前有些不好意思。“哥,我会,妈妈每次洗澡都是我给她背。”白洁像在海生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本事。

 “哥知道小洁厉害。”海生不再推,怕伤了小洁的心,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心理比较感。“哥,你好脏啊。”白洁下来好多脏泥垢。

 “哥哥是油皮肤,每天都会分泌出来,一出汗就脏得不行了。”海生自嘲地说。“我知道,逗你呢。好了哥。”白洁调皮地说着。“这么快就好了。”

 海生没想到白洁的手艺这么好。“嗯,我给你打香皂。”白洁拿起香皂在海生背上打了起来。

 “真舒服。”海生往身上浇了几盆水,浑身舒。不想浇水的时候,水溅了白洁一身,得白洁浑身漉漉,曲线毕。白洁没有戴罩,只穿了一个白色的背心,了之后,粉红的花蕾顿时映入海生的眼帘。

 “哥,你好坏。”白洁大羞,白皙的脸上布了红晕,煞是娇。“呵呵,哥哥不是故意的,反正你也要洗,了也没有关系。”海生看出白洁的窘态。

 “坏蛋哥哥。”白洁童心大起,接了一盆水去泼海生,两人在水房里打起了水战。“啊。”白洁脚下一滑,大叫起来。海生急忙把白洁抱住,白洁吓得花容失,直拍口说:“吓死我了,差点就陨落了。”

 “有哥呢,不会让你陨落的。”海生把白洁紧抱在怀里,白洁前正在发育,柔软异常。“谢谢哥。”白洁把头埋在海生的怀里,享受着海生带给她的温暖和亲情。“小洁,你洗澡吧,凉快一下。”海生松开白洁说。

 “嗯。”白洁有些不舍海生的搂抱,低头去洗脸。“用哥帮你吗?”海生的意思是帮她背,后来一想白洁已经长大了,不再像像小时候那样可以没有顾忌。

 “不用,哥。”白洁声音细得像是蚊子在叫。“小洁,那哥回去了,你把门好,自己慢慢洗。”

 海生快步走了出去,等白洁把门好,他才快步走回屋子,秀娟已然醒过来,海生情不减,抱住秀娟又是一阵亲吻得秀娟‮身下‬泥泞起来,海生趁白洁洗澡的空当,又和秀娟拼杀了一阵。“秀娟,我想你。”海生一边冲杀,一边咬着秀娟的耳朵说。

 “我也想你,海生。”秀娟‮体身‬热情,旺盛,动作变得狂野主动。多没被海生洗礼的‮体身‬,需要他的慰藉。秀娟从海生嘴里知道白洁去洗澡,她了解自己的女儿,变得放纵起来,肆无忌惮叫了起来。

 水房离海生的屋子较远,秀娟也就不怕被白洁听到。两人这次心情和‮体身‬比较放松,海生更是全心投入,秀娟在海生的大力冲杀下,‮体身‬不堪起来,很快第二次达到了。

 海生恋恋不舍送走秀娟和白洁,生活有恢复了常态。婷婷对海生的依恋没有改变,倒是孙晓芳面对海生有些尴尬。那天在她家,海生把她的‮体身‬一览无遗,虽然是意外,晓芳心里还是觉得害羞。

 她的‮体身‬除了丈夫外,还没展现给别的男人。她的心理有种怪怪的感觉在作祟,同学调笑的话语时常在耳边回,似乎海生能成为终结她的贤惠和保守,惑着她去出轨,去和另外一个男人偷情。

 海生可不知道孙晓芳的想法,对于那次意外他早已忘到脑后,这几天光顾着陪着秀娟母亲,颜鸿找了他好几次,他都推辞没有过去。“海生,家里人回去了?”颜鸿看到海生来上班,把海生叫进办公室。“都回去了,谢谢您惦记。”海生客套着。

 “小坏蛋,姐想你了。”颜鸿眼含水,柔情一片。四十多岁的妇人转眼变成二十几岁的少女,娇滴滴得让海生心。海生随手关上办公室的门,走到颜鸿身边,把颜鸿抱在怀里,咬着她的耳朵说:“好姐姐,我也好想你。”

 送走了秀娟,海生的‮体身‬发空,一接触到颜鸿的‮体身‬,小弟弟立即昂扬起来,顶在颜鸿的间。海生双手紧扣在颜鸿的前,隔着衣服‮劲使‬着那对。颜鸿被海生得浑身发热,情上涌,‮体下‬润起来。

 海生更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发狂一般去解颜鸿的衣扣,想在办公室就地把颜鸿正法。“不要。”颜鸿保持最后一丝理智,在这里偷情非常危险,她不能出这样的丑事。“好姐姐,我要你。”

 海生情地吻着颜鸿的、耳垂和脖子。“啊…”颜鸿不住海生的‮逗挑‬,呻起来。海生见颜鸿反应得如此热烈,用手解开她衣的扣子,伸手进去扣住两只,用手指抓捏。

 “海生,别。”颜鸿抓住海生滑向她内的手,不想海生去‮逗挑‬那里。“好姐姐,我要你。”海生着颜鸿的耳蜗说。

 颜鸿抵抗不住海生的攻势,松开手顺从地让海生褪下头。海生解开外的拉链,把小弟弟释放出来,起颜鸿的裙摆,让她双手支在办公室边缘,从后边杀了进去。

 开放的环境,放的行为,刺的心理,让两人格外足,海生不敢太用力冲杀,怕被同事听到,颜鸿也不敢叫出声来,咬着嘴默默承受。

 “姐,舒服吗?”海生坏坏地问道。“舒服死了。”颜鸿一张口回答,海生快速地猛烈攻击,颜鸿差点喊出声来。

 “坏小子,你想害死姐啊。”颜鸿回头娇声质问,声音里都是媚态,海生笑嘻嘻地吻住颜鸿的嘴,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姐,我有点累,我们坐下。”海生抱着颜鸿坐在了沙发上,颜鸿回转‮体身‬,再次和海生融合在一起,然后主动上下运动。

 “被你害死了。”颜鸿和海生两人在办公室里鏖战了半个多小时,好在这个时间大家多数外出办事,也没人来请示工作。“姐,你难道不想做吗?”海生有恃无恐。“想,姐在你这什么脸都丢光了。”

 颜鸿拿海生没办法。海生在别人面前是君子,在她面前就是小氓。海生抓住了她的弱点,知道她旺盛,经常在一些公共场合‮逗挑‬她的,然后找个别人不注意的地方。

 第一次在公园里,两人晚上一起出去散步,走到一片树林里,海生见很多情侣在亲密接吻,也拉着颜鸿找地方做同意的事情,热吻之后海生上涌,他尽情‮逗挑‬颜鸿的‮体身‬,害得颜鸿‮身下‬一片泥泞,海生却忽然停下,颜鸿被得无从发,拉着海生在密林深处野战了一回。

 打那次之后,海生喜欢和颜鸿在任何环境偷情,尤其是在人多的地方,只要有机会,海生就会‮逗挑‬颜鸿。颜鸿的‮体身‬完全受不住海生的‮逗挑‬和惑,嘴里说不‮体身‬却没有一次不向海生开放。

 “坏小子,就知道欺负姐姐我。”颜鸿经过的洗礼,温柔地抱住海生的,享受情人的体味和温暖。“谁让你是我姐呢,我爱你。”海生现在对付像颜鸿这样的中年女人是游刃有余。“我…也爱你。” PePExS.com
上章 大学男生成长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