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秽宮 下章
第一章
华夏元年前600年。大夏国,东宫。与往日的宁静安详不同,此时东宫主殿外甲士林立,且全手按刀柄,杀气凌然。

 大夏国皇子刘鸿端坐殿中,脸上却无丝毫往昔的雍容淡雅之,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狰狞地注目案前。刘鸿案前跪拜数十人,其中一男子约二十一二岁,身后一少年,年方7、8。

 其余皆为女子,长者年约三十梳宫中贵妇发髻,少者仅十一二岁,众人衣着华丽一看便知是‮份身‬不菲的人物。但此时皆是浑身颤抖,以脸扣地。

 人后甲士更是长刀出鞘,只要跪拜之人稍有异动,绝对难逃刀‮身分‬的厄运。殿中安静异常,只有偶尔传来几声沉重的息之声。

 时间点滴流逝,殿中压抑之感却更加凝重,跪拜中人更是越加颤抖的厉害。终于刘鸿长身而起走到跪拜男子身前,沉声打破了殿中的诡异气氛。

 刘鸿边走边道,声音越来越高:“皇弟,你我本是同,世人怨我、谤我、恨我,那是他们不懂我。为什么到头来连你都要害我?你要太子之位,我不同你争,你要贤名,我不同你争,为什么就是这样,你都还要一再要除我而后快?”跪拜男子抬起头来,竟然是太子殿下刘胜。

 刘胜一脸苍白,掷地有声:“同?若是寻常百姓之家当有同之说,若帝王之家只有尔虞我诈,何来同?今你胜,我无话可说,只恨当刺杀之人却是你的替身。我今虽然身死,来必化为厉鬼追你左右让你不得安生。”说完一脸怨毒死死的盯住刘鸿的脸。

 “厉鬼?”刘鸿哈哈一笑道:“今父皇病重无力回天,只要我登基即位及为天子,受命于天,别说你化为厉鬼,就是漫天神佛也要给我三分薄面。”

 说罢不再理会刘胜,慢慢踱步来到宫装贵妇前。“母后,皇弟不懂我也就算了,我和他都是你的儿子,为什么你却一再帮他害我?难道我不是你的亲生儿子?”

 原来此妇人就是当今的皇后嫣然。相传嫣然善舞妩媚异常,本是宫中的一个歌女,一为皇上献舞,皇上惊为仙人,遂纳入后宫,三年后立其为后,统领六宫。

 嫣然听罢刘鸿之言,浑身抖动的更加厉害,那浑圆的部在丝绸长裙的包裹之下更显得滑腻圆润,刘鸿居高临下,眼光更是轻松从衣襟之前窥视那两团雪白的山峦。

 刘鸿心下生出一丝朔热,不由想到当年年少时闯入后宫无意撞见母亲沐浴时的情景。那雪白的且‮大硕‬的子,紧绷的‮腿大‬。

 最要命的是,母亲当时正用一方黑色的丝巾轻轻擦拭那‮腿大‬部,刘鸿现在依然清晰的记得,母亲那红润的小上,居然是雪白一片,小的红色隙依稀有水光闪过。

 这样的场景对‮女男‬之事朦胧一片的刘鸿来说实在是太惑了。“可惜,母亲却一直喜欢的是二弟,是二弟!我努力的讨好她,换来的却是下毒,刺杀。”

 刘鸿默默的闭上双眼,往日的怨毒和那丰的‮子身‬在脑中替升腾。心中不由升起想将这个女人恨恨‮躏蹂‬的冲动,下男已然悄悄硬了几分。

 刚将心头的下一分,就听皇后嫣然俯身道:“鸿儿,母后错了,母后以后一定会好好的待鸿儿,母后将来就只有你一个儿子,求鸿儿饶了母后吧。”

 刘鸿一听心中怨毒暴更盛:“现在母后知道错了?那之前呢?你二人指使侍女在我膳食中下毒,今更是妄想以父皇病重为由,将我入宫中铲除。

 不是我在宫中还有所耳目,借助军中势力先行出兵将你二人拿住,嘿嘿。现在跪在这里的恐怕就是我吧。道一声错就想让我饶了你,怕是没那么容易!”

 贵妇一听更是以头扣地,那浑圆的部高高起,线是那么的完美,前的两团肥硕堪堪都要碰到地上。

 多年来的压抑委屈早已让刘鸿心中充了暴和怨毒,此时一遭翻转干坤,那里还压制的住?

 只听刘鸿大喝道:“将二殿下及家人全部带下好好看管。不要怠慢了,待本皇子登基后,还有大用。”

 说完微微一顿,又一字一句道:“至于母后你,就先留在殿中,我到要看看你是怎么样以后都对我一个人好的。”众甲士轰然领命,如狼似虎的将太子及其家眷押出殿外。

 原本压抑的殿中就只剩下了当今皇后嫣然及大皇子刘鸿。原本还偶有息声的大殿更显寂静。皇后一人跪拜殿中,半天不见声响,终于鼓起勇气悄悄抬头往刘鸿看去。

 却见皇子刘鸿双眼微红,死死的盯住自己浑圆的部,那眼光竟让自己的肥有了一丝炎热的感觉。皇后大惊失,她虽久居宫中,但清晰记得当初皇上第一次见自己也是如此眼光,不由轻咦一声。

 一脸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大儿子。刘鸿被皇后的声音惊醒,抬头望去,看见自己母亲已经直起身躯,因为开始的押送,皇后头上发髻微前的衣襟也是有些散

 那双大子更是显得呼啸出,原本苍白的脸上因为羞愤带上了一丝红润,那惊恐之更是让刘鸿已经铁硬的巴长高耸。

 刘鸿那里还按捺的住,大步走向殿中美妇。皇后嫣然惊恐的绝,惶然后退,哪知刚才跪的久了,两腿发麻加之惊恐未定,只能是以双手触地,向后慢慢地挪动。

 刘鸿一脸玩味,嘴角微微上翘,也不着急,只是缓缓地向自己母亲去。太子大殿虽然宽敞,但也是有限,眼见即将退到殿角,皇后猛然转身逃,刘鸿那里给她这个机会,向前一步,用脚踏住了母亲的长裙。

 皇后的气力哪有自己儿子大?虽然是拼命挣扎也是无济于事,反而是更加发了自己儿子的兽。刘鸿缓缓蹲下,一把抓住母亲的发髻,另一只手攀上母亲的子用力捏。

 皇后挣脱不掉,张开自己的樱桃小嘴低头咬向捏自己部的大手。刘鸿大怒,一记耳光去,那里还管对方是谁。只知眼前的这个女人自己朝思暮想了很久,恨了很久。

 皇后倒是被这一耳光打的愣住了,脑中一片茫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自己竟然要被自己的儿子污,眼泪的更加厉害,口里喃喃念道:“不要!不要!不要!”

 两手护住自己的部,拼命摇动。刘鸿蹲在母亲的身前,用手缓缓将母亲低垂的脸抬起,母亲脸色一边苍白无比,挨了一巴掌的哪边确实红润异常。

 “人,你刚才不是说要对我好的吗?怎么现在怕了?”刘鸿咬牙切齿的说道。皇后的眼神更加的迷茫,但恐惧之心却更加的浓厚“是啊,我要对鸿儿好的。”

 念了两句又猛然道:“我是你母后,你不能这样,不能的。”言罢又开始挣扎。

 “母后?”刘鸿一脸的不削“母后还不是女人,是女人就要被男人干,今天我的就是自己的母后!”说完一把拉开母亲护在前的双手然后用力向前一推,整人便骑在了母亲的间。

 刘鸿将母亲的手用力按在地上,也不顾母亲的挣扎,将头低到母亲耳边轻声道:“母后你知道吗,我很早就想干你了,我在夜里常常想起母后,想母后的子,那子好大,如果握在手里肯定会很柔很舒服吧?母后的小那么红润,干起来会不会有很多水,很紧很热呢?”

 嫣然听到儿子在自己耳边的言秽语,脸涨得通红,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用力一争,竟将全无准备的儿子从自己身上抖落了下来。

 随即也不管两腿的酸麻,翻转身来努力向殿外爬去。刘鸿一愣,随即哈哈一笑,伸出舌头了自己的嘴:“有味道,这样才有趣啊。”慢慢跟在母亲的身后,也不着急将母亲抓了回来,只是秽的看着母亲‮动扭‬着部在自己前面爬行。

 嫣然拼劲了力气,爬的倒也不慢,眼见就要到了殿门,却被身后的紧跟的刘鸿再次踏住裙角,刘鸿俯‮身下‬来,抓住母亲的脚踝,几步就将母亲又拖入到了殿中。 pePexS.com
上章 秽宮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