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秽宮 下章
第四章 卻海(全文完)
什么慢慢享用,什么天下大权,一切的一切都是浮云,自己数年忍辱偷生不就是为了干眼前这个女人?

 只见刘鸿有如疯狗一般,两眼通红,用手握住母亲的瓣用力一分,猛地一低头就将脸埋入了之中。

 嫣然刚刚高了一次,下亵被自己分泌的琼搞的漉漉的,由薄薄丝绸做成的亵后,紧密的贴在了羞部,将自己馒头一般起的羞部完美地衬托了出来。

 刘鸿将鼻子筹到母亲部用力一,只觉一股浓香袭来,本来女人所分泌之物难免会带有一些腥臊之气,哪知母亲刚高过的部却是芬芳异常。

 “不愧是当今皇后,果然是极品。”刘鸿大喜,用手拨开母亲‮体下‬亵,张开大嘴贴住羞大力撕咬起来。

 嫣然的高余波未平,还在回味之间,猛然感觉自己的‮体下‬一凉,忽然又是一热,扭头一看却是儿子正在自己‮体下‬羞人部位,连忙用手去推,口中喃喃道:“别…那里…那里好脏的。”

 只是自己浑身无力又那里推的动?只感觉‮体下‬火热的力传来,仿佛要将自己空一般,嘴里不由轻声嗯了几下。

 这才发现自己好像很享受儿子的,心中大羞:“难道自己真如儿子所说是之人?如此情景竟然还能嗯出声来,这可丢死人了。”

 胡思想之间,猛然感到自己羞部的小豆豆被儿子叼在口中,一股‮大巨‬的力随即传来,那如的快瞬间就将自己冲击的好像要飞了起来。

 只是数下之后,嫣然就已坚持不住,羞人也罢,也好都已抛到脑外,自己心中只有一个念想:“死了…死了…自己要死了。”

 雪白的长颈不由一扬,想要叫出来却发现‮子身‬僵硬不能出声,只等那阵僵硬过后,才从喉咙深处长长的“啊”了一下,自己又了‮子身‬。

 这次的高比刚才又要猛烈许多,琼浆玉自然也是了不少,刘鸿照章全收了个一干二净。

 事后意犹未尽的抹了抹嘴,先将嫣然翻了个身,又用手在母亲‮身下‬掏几把水涂抹在自己‮大硕‬的头上,这才慢慢俯到母亲身上。

 一手扶住具顶在母亲那还在一张一合的门上,一边将嘴筹到母亲的耳边说道:“母后,刚才舒不舒服?现在皇儿还可以让母后更舒服,母后想不想要啊?”

 嫣然感到一条火热的顶住自己的羞门,深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听到儿子的话本能的想要拒绝挣扎,话到嘴边却又鬼使神差的“恩”了一声。

 这声音小之又小,饶是殿中寂静刘鸿也是没能听清,再次问道:“母后,刚才是同意了?皇儿可要进去了?”

 嫣然那里还好意思出声,但‮体下‬传来的火热却又让自己酥不已,心里挣扎了半响,还是微微点了下头。

 刘鸿大喜,如奉圣旨,间缓缓使力,只见自己那小鸡蛋般大小的头,缓缓破开母亲的门,慢慢消失在自己出生的地方。

 这下入让两人都舒无比,刘鸿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温热狭小的空间,自己‮身分‬周围仿佛有万千小手对其柔捏慢抚,又仿佛有千百张小口对其轻

 竟然有了想要的冲动。不由感叹道:“母后的下面的小嘴可比上面的厉害多了,皇儿差一点就被母后的来丢盔卸甲呢。”

 嫣然在这一瞬间却觉得自己仿佛被一道火热贯穿,原本空虚寂寞的‮体身‬此时却是充实异常。“天啊!太了!好充实啊!”随即,又被的异常壮所震撼。

 她感到自己的被整个撑开了,撑得不留一丝隙,还隐隐生疼。但这种疼,跟丈夫第一次取她‮子身‬时的刺痛又截然不同,疼得那么充实!那么刺!那么令她芳心震颤。

 ‮体身‬虽然‮悦愉‬,心中也是难免愧疚:“皇上,你的小嫣儿终于还是没能为你保住贞,嫣儿终于还是被我们的皇儿干了。”

 刘鸿深了几口气方才住自己的冲动。此时也不敢动,一边神出双手玩母亲的房和‮体下‬的小豆豆。

 一边仔细体味母亲小紧缩动的妙趣。慢慢地有点适应了,这才试着动了两下,那头的菱边扫过感的,只让嫣然浑身颤动,又轻声的“恩恩”

 起来。接着刘鸿先将出几分,用力往里一,嫣然忍不住又啊了一声。这一是直抵‮心花‬。

 刘鸿心中一畅,又往前了两下,只顶得母亲接连了几口气,‮子身‬也是抖动几下,那‮心花‬也是一缩一缩的对着起来。

 这几下只得刘鸿浑身上下无一不,只觉头又酥又麻,完全失在了母亲的挤之中。什么九深一浅之类的御女招数全都忘的一干二净,只知道像个愣头青一样全力‮刺冲‬起来。

 嫣然久未房事,正是‮渴饥‬难耐‮体身‬感异常的年纪,在儿子年轻有力的有如打桩机一样的下,很快就陷入了海之中。

 ‮腿双‬不自觉的勾在儿子的间,‮体下‬也配合着儿子的来回动。

 两人开始还有些生疏,到后来却是渐入佳境,原本寂静无声的东宫大殿渐渐被嫣然的嗯啊咿呀之声,刘鸿的息之声还有那靡的之声填

 如此数百下后,嫣然只觉儿子速度越来越快,原本就大的仿佛又大了几分,按住自己捏的大手也是力气越来越大。

 嫣然知道儿子要了,连忙用手抵住儿子的膛,想要把他推开一点,嘴里也告饶道:“求你…别进去啊…不能啊。”

 刘鸿此时已经是箭在弦上了,那里还会理会这些,只是加大力度,次次都送到底,心里一个声音传来:“进去,进去,只要进母亲的小,以后母亲都将是你一个人的脔,别人再也没办法夺走她。”

 想到这里动的更加快速了。嫣然只觉随着儿子的动,‮子身‬越来越轻,心也越飘越高,脑中再也无法思考任何事情,仿佛脑海中的所有事物都随着儿子的动而被吹走。

 随着刘鸿重重的一,那大的头竟然破开‮心花‬直抵母亲的子。嫣然从未被人的如此之深,整个‮子身‬都绷紧了来,两腿更是死死的夹住儿子的,小嘴微张却又发不出声。

 只觉一股热从‮心花‬涌而出,刘鸿被淋的头一烫,一阵酥麻散播到全身,再也忍耐不住了,‮子身‬重重的往下一落,门一松,抵住母亲的‮心花‬就将自己浓浓的了进去。

 这时才听嫣然叫出声来:“啊…我要死了…要死了…死了啊。”随即人也昏死了过去。

 (全文完) pEPeXs.Com
上章 秽宮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