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贪欢 下章
第4章 越瑵越好
“真可怜…”红离双眼紧盯那两片部小幅度送几下,立刻换来静书感的呻。“有点肿…”他边说边用食指‮摸抚‬静书,动作又轻又柔。

 “别…不要了…”静书呼吸急促,又急着说话,很快就有些咳嗽。‮体身‬的颤抖带动了花的收缩,她清楚的感觉到体内那个软软的正在变硬、变大…“求求你…”

 她是真的疼,真的累。自从夫君死后,她就再也没有过任何事,如今连续两次,而红离的具又特别大,过程中的确是有过舒,可事后的疼痛也是不可言喻的…红离见她楚楚可怜的表情,心中有些不忍,可就这张哀求的脸,又让他忍耐不住大。

 思忖一会儿,他决定采取个折中的方法。慢慢退出自己具,一边往外撤,一边细细品味她痉挛的锁咬。妇!天生的妇!红离有些愤懑,清冷的眼睛严厉的审视着静书紧盯自己的脸庞。

 瞧她那可怜兮兮的表情,生怕自己会再进去似的,可‮体身‬却咬的这么紧。“…”红离凑近静书嘴,‮擦摩‬着她的,小声吐出两字。心中的郁结似乎也随着这句话消散大半。静书‮体身‬一僵,轻咬下,半敛着眼睑,不去看他凛冽的神情。

 “看,它舍不得我走呢。”红离的具已经彻底出,他紧盯静书脸庞,可手指却徘徊在她口,时不时刺探几下。

 “没…”静书想要否认,可只说出一个字,就紧紧把嘴闭上了,她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说,红离都不会改变他的看法…心中的委屈让她双眼发酸,可她就是憋着,不肯让更多的眼泪出来,见她不否认,红离不但没有满意,反而更加暴躁起来,小幅度试探的手指更是一下子全部了进去。

 “呀…”静书疼的眉头紧皱,呼吸也是一顿。那里辣辣的疼,好像已经破了皮,刚刚好不容易慢慢合拢放松了一下,红离这么一进入,又给撑了开来。红离口一刺,她忍耐着不出声的表情是如此碍眼。

 狠狠待她的望瞬时消失,他烦躁的出手指,看看自己已经肿大的具,再看看她红肿的花,终是默叹一口气,转身下,感觉到他的离去,静书睁开眼睛看向他离去的方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突来的好运气。

 他竟然放过自己了?她像是忘了是谁把自己得如此狼狈似的,雾气未散的双眼带着些许感激的看他,却在见到他赤在阳光中的‮体身‬时,面上一红,不自然的转过头。

 红离说不清自己现在究竟是作何心情。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处境…他翻出抽屉里的药膏。这瓶药膏从他的第一晚开始,就留在这里,但他从来没有用过。

 在上,他总是冷淡的、克制的,让客人徘徊于足与不足之间,可对于她…手指勾出厚厚的药膏,跪坐在她身侧,将药膏送入她花

 “红离,”静书有些着急的叫他一声,无力的两腿微微收紧。“给你上药,”红离知道她怕自己反悔,难得张口解释给她听,“有些破皮,不处理会很疼。”

 “…谢谢…”静书小声道谢,有些愧疚自己刚刚竟然怀疑他会出尔反尔。“夫人,”红离叫她一声,等她看向自己,眼睛瞟向自己依然立的具,“您打算让红离一直这样么。”

 他是打算放过她的花,可没打算放过她。静书上当的顺着他眼神瞟了一眼那个壮的具,就迅速收回目光。可就这一眼,就让她心下惶然。那个肿的东西上面攀着骇人的青筋,向上翘着,似乎随时都会刺穿她‮体身‬。

 “夫人,”红离勾起她花中的手指,凑近过去,嘴磨蹭她白的脸颊,“您就这么狠心?”说完,手指暗示的用力按她内壁。

 “啊,”静书惊得轻呼,不得已,只能上他翻滚着望的眼眸,犹犹豫豫开口,“那…”那怎么办…他不是说要给自己上药的么…“看着它。”

 红离哄着下达命令,“用你的眼神‮摸抚‬它。”静书犹豫许久,迅速瞟一眼那个大的,就又收回目光,哀求的看着红离。可红离并未心软,反而惩罚似的又戳了一下她花内壁。

 “如果夫人不愿意帮红离,那红离就只能自己来了。”边说,他边暗示起自己停留在她花的手指,似乎是在唤醒她之前的记忆。

 只是这样细微的动作,就让静书疼得倒气。要是那个东西再进去…静书不敢再想,妥协的将目光投向那个壮的具,脸红得像要烧起来。

 “对,就这样,盯着它,”红离放缓手指的速度,声音轻得好似薄纱,“真乖。”说完,奖赏的啄吻一下静书嘴,“仔细看它的顶端,眼睛绕着那个头儿转一圈,很好,再顺着那儿往下看…记住每一条纹路,眼睛别动那么快,慢慢,慢慢的,对,很好,就这样,眼神温柔一些,渴望的看着它。”

 红离双眼紧盯静书眼眸,根本不看自己具,可他就是能够感觉到那道落在那里的目光,正按照自己的指示打量、‮抚爱‬、渴望着,这个认知让他舒服的‮体身‬颤抖,磨蹭着她脸颊的嘴越来越炙热。

 ***静书下意识躲闪,花立刻又被他戳一下。“啊…”即使有药膏缓解,这样的力道还是让静书疼得直皱眉。

 “就这么想让我进去?”红离故意曲解的在她耳边低喃,眼中汹涌的望一刻不停的翻滚。静书咬,不吭一声。委屈、疼痛排山倒海而来,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竟然要受到这样的对待…

 难道只是因为误喝了一杯带药的酒吗…红离有些怜惜她可怜兮兮却又隐忍不发的样子,放松手指,继续轻声勾引,“那夫人用手握住它。”

 握住它?握住什么,静书一时反应不过来,本能投给红离一个傻楞的眼神。见她这样,红离心情不知为何突然好起来,紧绷的嘴角微微上扬,冷冽的眼睛里透出丝丝暖意。

 他伸出舌头,轻几下她的脸颊,更加低声音,好像说的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夫人用手握着红离具、‮体下‬、…”

 静书听不下去,赶紧伸手握住那个东西。可刚碰上,就又想松开,但红离手指立刻在她体内四处扣,静书停顿少许,终究还是紧紧握住他。好烫…她微皱眉头,感觉自己的手似乎要被他烫伤。

 “怎么?不喜欢?”红离见她皱眉,以为她厌恶接触自己,刚刚的好心情瞬间消失,怜惜她的动作也恢复成玩,手指一刻不停的曲起、伸直,刺她破皮的小,“昨天就是它在夫人小里进进出出,得夫人声连连,怎么如今竟嫌弃奴家了。”

 他的话说得哀怨,可静书就是忍不住脊背发凉,他的语气、动作都和这些哀怨的话毫不相称。

 “不…不是…”静书知道自己再不开口解释,只怕他会反悔再…再进来,“只是…好烫…”听的人还没在意,说的人就已经脸颊红透。

 静书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竟然评价了一个男人的…的具…红离一愣,突然轻笑出声,“呵呵,”自己刚才竟然忘了,她和那些客人是不一样的,她不会假装那些事没有发生,所以自己才会这么想上她,“是红离唐突了。”

 “没…”静书本能的张嘴,想说没关系,可随即反应过来,立刻合上朱。她知道,这件事其实怨不得红离,是自己找上的他,用他给自己纾解。自己失仪在先,也难怪他会当自己是个妇。

 如此狎玩…“那还劳烦夫人抓紧奴家,”红离调整一‮身下‬体,两腿大张,坐在静书身侧,让自己的具完完全全暴出来,方便她动作,准确的说是方便自己指示她动作。明明是秽不堪的动作,可他脸上的表情依旧淡然冷清。

 “先用么指摸一下顶上,”静书听从指示,笨拙的用么指抚上他头,就着那块,左右滑动。她不敢用力,男子的那话儿应该就像女人的一样吧,她怕自己伤了他。

 “嗯…舒服,”红离放的吐出自己感受,在静书面前,他觉得放松、舒坦,可以很容易的起、呻,那些让他觉得肮脏的东西,现在都成了无法抗拒的惑。

 “对,就这样,夫人使点劲儿。”她轻得和羽似的动作,让他不仅没有纾解,反而肿更多。静书听话的加上点力气,可还是那么轻飘飘的。

 “再使点劲儿。”红离呼吸急促,手指失控的重重按上她内壁。“嗯…”静书又疼又麻,大脑还来不及反应,手指就已经学着他的样子,重重按上了顶端那个口。

 “啊…”红离‮体身‬一阵酥麻,手指都在颤抖,“小货,学的倒快。”他果然还是没办法像对其他客人那样叫她夫人,比起那种虚伪的称呼,他更喜欢叫她妇、货。

 静书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他…他叫自己…货…积在心的委屈再也抑制不住,串串眼泪顺着眼角滑入她散的黑发…红离没想到她会哭,虽然自己从来没这样叫过别的客人,可听其他小倌说,他们这么叫的时候,那些女人只会更加‮奋兴‬,夹得更紧,叫得更

 “哭什么,”嘴凑近她眼角,走那些苦涩的水珠。“我…不是…”静书难得倔脾气的反驳,可这断断续续还带着哭腔的话,怎么听怎么像撒娇。

 “看你傻的,”红离又好气又好笑,讲话也不再顾忌什么主客,亲昵包容的态度好像在对待自己胡乱哭闹的女儿,“我就喜欢你,喜欢你,越越好,越越好。” PepEXs.cOM
上章 贪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