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贪欢 下章
第6章 勾起舌尖
来来回回打量了个仔细,白月实在看不出她有什么过人的魅力。要硬要说有什么勾人地方的话,也就是身好皮肤和一头顺滑的黑发,可有这种条件的女人不多的是,为何红离偏偏看上她…

 正在此时,睡中的静书突然翻了个身,这个动作牵动了‮体身‬的酸痛,她不自觉轻一声。“呵,”白月轻笑,这女人明明才经历过事,可这声音,还可怜的和未经人事一般。

 白月有些失望,让红离破格的女人,未免也太普通了一点,他还以为会是什么绝世妖姬。坐在沿,俯视那张平静温润的睡脸,伸手替她将落在腮边的发丝别回去。

 “嗯…”静书被这个碰触的有些清醒,根本不看是谁,迷糊糊开口,“谢谢…”白月愣在当场,手还停留在她耳后。

 谢谢…这句话,有多少年不曾听过,他在这关雎,说得好听叫头牌,其实不也是一个卖身的子。做小倌的或许处境会比女好。

 毕竟女客人不像男客人那般残暴无情,可子就是子,没人会拿他当人看,一切关怀讨好之事,都被看做理所当然。时间久了…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可这个女人…竟然可以这么自然的说出“谢谢”…

 “不客气,夫人。”白月低声回答,手指徘徊在她脸颊,轻轻触碰。静书听见有人和自己说话,意识有些恢复,可还是蒙,咕哝一声,“红离?”白月并不回答,依然轻抚她脸颊,看她似乎挣扎着要掀起的睫

 “不要了。”静书还是没有睁开眼,感觉到有人在‮摸抚‬自己脸颊,还以为是红离又想要,含混不清的拒绝,“还疼…”没睡醒的声音拖着绵软的尾音,听来有如情人间的娇喃。白月被她这一声‘不要了’得头脑一阵发麻,看她的眼神也不复清明。

 呵,果然是红离看上的女人,差点被她那张平淡安静的脸骗过去了,打定主意,白月伸手将她连被带人一起抱起来,往自己房间走去。看样这女人是真的累得不轻了,自己抱着她换了个房间,她还浑然不知,依旧半梦半醒。白月解下自己束,将她双手绑在头。

 从柜子后的暗格里掏出个小瓶,倒出里面的药丸,凝视那个棕黑的药丸一会儿,还是转身走回静书身边,将药丸送进她嘴中。静书感觉有人把什么东西进自己口中,心中一惊,睁开眼睛,却看见一个从未见过的男人。

 “你…咳咳、咳咳。”药丸顺势滑下去,静书呛得咳嗽起来,白月动作温柔的轻拍她后背,好像两人早就认识一般。

 “你、你是谁?”静书好不容易呼吸顺畅,赶紧询问眼前这人姓名。身上虽然还有被子,可她知道自己是赤的,而且这个男人将她双手绑住,还喂了她不知是什么东西…她越想越慌,看向白月的眼神已经带上哀求。

 “奴家白月,”白月手指抚她睫,他承认,她这副可怜的样子让自己望高涨,“敢问夫人闺名?”又是这个问题…上次回答这个问题后就被红离要了一整天,现在…见静书犹豫,白月眼神一黯,自嘲的勾起嘴角。

 “杨静书…”静书最看不得别人难过,尤其是因为自己,小声说出自己名字。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说是这么说,可她还是忍不住心下惶然…

 “静书,”白月又恢复成勾人魅惑的样子,红轻启,吐出她名字。他明明还什么都没做,可静书就是感觉出有望从这个人身上散发,她收回看他的眼神,犹犹豫豫问到,“红离呢?”红离虽然让她害怕,可毕竟还是个认识的人…***

 “怎么,白月不能叫夫人满意么?”白月一边宽衣一边反问,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媚,浓烈的如药一般,让静书羞于直视。

 “不是,那个…白月公子,还劳烦您帮我找一下红离公子吧。”静书不知道白月到底意何为,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努力平稳自己心情。

 “哦?”白月有些惊讶她此时的好脾气,也配合着继续说下去,“奴家不知道红离公子在哪里。”手上衣服的动作一点也不见放缓。

 此时,静书知道自己是跑不了了,但她不知道是红离把自己送到这火坑来的,还是白月自己找上门的。她完全不认识这个白月公子,他又为什么要对自己做这种事…“白月公子…”

 哀求中带着绝望的语气,让白月有一瞬间动摇,“就请你放了我吧,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只可惜,白月的动摇只限于那短暂的一瞬,都这个时候了,这女人不哭不闹,反倒还用着公子、请这样的字眼。

 白月对她的兴趣真是越来越浓,他想听见她的呻,想看她在自己身下哭喊、颤抖的样子…眼见白月已经赤,掀开自己身上的被子,就要分开她的腿,静书抓住最后一丝希望,请求说,“白月公子,我…疼…你就…”红离不就是因为自己那里疼,才没再进入。

 或许…或许…这个白月公子也能有这样的好心。“疼吗?”白月重复她的话,见她一脸希翼的看着自己,脸上公式化的媚笑被些许好笑打破。大大分开她‮腿双‬,趴在榻上,仔细打量那个红肿的小

 “嗯…是肿了呢,”他假装同情的说,见静书又害羞又紧张的样子,强下脸上的笑意,继续低喃,“那…奴家给您吧?”说的是疑问,可白月根本不等静书回答,就直接将嘴凑近她花。一手继续撑开她‮腿大‬,另一只手温柔的‮摸抚‬她

 他的手有些凉,让静书忍不住一个哆嗦,花也本能瑟缩。“夫人的小喜欢奴家呢,”白月嘴贴在静书口,嗡声开口,嘴的震动和呼出的热气全部传达给感的

 “一抖一抖的,”像要证实他说法似的,白月将食指入一个指节,快速震动按。“唔…”静书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呻出声。整整一天,花都处于亢奋状态,自然感非常,如今白月只是稍一碰触,她就感觉酥麻得近乎昏厥。

 “水了呢,”白月紧盯那个小巧的口,一丝暖热的花顺着他入侵的手指缓缓出,黏在他手上,一滴一滴打褥,扯出几丝靡的银线。

 “别…别说…”别说了!静书想要制止他,可所有的力气都用来抵抗汹涌而来的快了,仅仅三个字都说不顺畅。

 “怎么了?”白月假装不懂她意思,“夫人觉得奴家说的不对?”一下手指,白月冲那个粉的花呼出一口热气,“哦…对了,夫人指正的是,是水了才对…”

 他!静书的‮体身‬因害羞和气愤而颤抖,两眼更是紧紧闭上,好像只要不去看他,就能感受不到他带来的感觉。

 “真可爱呢…”白月不知道自己说的是眼前这个小还是那个颤抖的人,不是已经被红离上过很多次了么,怎么还这么害羞,“红离都不对夫人说这些话么?”静书很想狠狠回他句“不说”

 可她说不出口。因为…因为红离明明也说过这些下话,要她说谎,她做不到那么理直气壮…

 见她犹豫,言又止的样子,白月自然猜出个七八分,一种莫名的酸涩感涌上心头,他对自己说,那是因为这女人明明看上去还一副纯洁单纯的样子。其实也是个被人上、被人说的妇。

 “看来,我们的红离是说过了。”白月缓缓起手指,可始终保持只进去一个指节,一点也不肯多给,“那他这样做过吗?”

 不等静书问他做过什么,他就已经伸出舌尖,沿着那条细,从低端一直添上核,还发出舐的“哧溜”声,同时两眼紧盯静书脸庞,不肯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

 “啊…”静书有惊有羞,可更多的是酸软、酥麻,他、他竟然自己那里!“别…”“为什么不要,”白月用舌尖戳戳那个慢慢变硬的小核,见她果然又是一颤,眼神无辜的说,“静书明明就很舒服。”

 “…脏…”静书为难的看他一眼,见他正紧盯自己,脸“轰”的一下红得更透,赶紧挪开视线。

 白月愣住,消化着她那句明明只有一个字,却让他觉得有千斤沈的话。脏…这是在…为他着想?红离这是从哪儿捡来这么个宝贝…“夫人难道不知道白月正在您么?”白月说话一向百无忌,即使自己。

 也不加掩饰。收回逗核的舌尖,转而用嘴含住那里,以牙齿轻轻啃咬。“…”静书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知道?知道又如何…快越来越强烈,她已经无力招架。

 “瞧这水的,”白月满意的勾起嘴角,舌尖勾起些花,品尝似的咂咂嘴,缓缓下。“嗯…香…”见静书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白月又低下头,舌头对准那个小,轻声道,“还劳烦夫人多给一些。”说完,润滑的长舌取代手指刺入那个瑟缩的口…***“啊…”静书尖细的呻骤然响起。

 立在妈妈房门外的黛抬头看看楼上,刚刚…他好像听见了女人的声音?再仔细听听,又没有了,该不会是自己出现幻听了吧…黛无所谓的耸耸肩,百无聊赖的看着院子里随风飘散的柳絮。

 公子什么时候才出来啊,到底找他有什么事…这妈妈的房间没有命令自己是不能进去的…唉…只能在这里候着了…可是腿好酸…楼上房间内…

 “呵,”白月轻笑,想要调笑静书,又碍于舌头还在她内,无法开口,只好化语言为动作,勾起舌尖,抵她还带着药膏味道的壁。

 “啊…别…停下…”静书直‮体身‬,两手在头顶胡乱抓着,布红晕的脸上痛苦与错。红离没教过她这种时候越是对男人说“别”就越让人火高涨吗? pEpeXs.COM
上章 贪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