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贪欢 下章
第8章 奴家就放开
***静书张张嘴,想要说点什么狠话,可试了好几次,却还是什么都没说。一是脑子里实在想不出什么威胁人的话,二是她真的有些怕白月会发狂,会…

 会…伤自己…小鼻子用力着气,嘴巴紧紧合上。可那双吐着泪珠的双眼,依旧水汽蒙,一串串晶莹不断滑落,留下错的痕迹,仿佛是淡的伤痕。

 白月被那些泪痕吸引,伸出舌头,野兽般毫无章法的一气,让静书委屈压抑的脸上全是自己口水。他用舌尖顶顶她脸颊,柔软的皮肤就听话的微微凹陷,黏腻的银线也随着他的动作拉出、断裂。

 “哼,”白月恼火自己心脏狂跳的反应,他现在‮奋兴‬得像个没碰过女人的小头,哪儿还有阅人无数的镇定。明明也是女人,一个会买男人上自己的女人,为什么…为什么她就让自己这么亢奋,“这可是你自找的。”

 白月低声音在静书耳边低语,说完,用力出被她紧紧住的具,‮擦摩‬的快甚至带着疼痛,仅是这一下,就让白月舒服的脊背发软,他像是要证明什么一般,大大掰开她的‮腿大‬,具撞进她还来不及完全闭合的花,快速‮刺冲‬起来。

 她的花太小,几乎无法容纳他大炙热的具,润温暖的内壁被他一次次的强行撕裂,哭泣般拼命、纠,让白月舒服的大脑阵阵空白。他的长在她花狠狠,不复之前的技巧,每一次都全部出再没顶入。

 直到她子口,一股股随着他们‮体下‬‮擦摩‬的动作而溢出绷直的口,在静书白的‮腿大‬淌…“啊…”静书尖声呻,‮体身‬已经麻木得分辨不出快和疼痛。她只觉得自己在被人一次又一次的撞击。

 甚至‮腹小‬都被他顶得微微隆起,那巨物进出得越来越顺利、越来越快速,几乎要将她甩出去。

 可她的胳膊还环在他脖子,让她希望自己被甩出去的愿望落空,她只能留在白月身下,品尝他带给自己的疼痛与快。“不…不要了…求求你…”她无力的哀求,声音如晒完太阳的猫儿般娇弱绵软,“好…大…”

 是的,白月的具太大了,让她无力招架。就像是硬要把过大的进不合适的套子里一般,双方都很勉强。可静书无法否认,这样的勉强也带来了灭顶的舒

 “嗯…”听见她说自己“好大”白月尾椎发麻,她到底是哪来的夫人,说她放,脸上的神情却又那么纯洁克制。说她贞洁,有些言语和反应又是那么。白月真的搞不懂她,这样矛盾的综合,是为了榨干自己么?!

 “再说!”白月的温柔绵已经耗尽,只剩下无法平息的兽,他哑声命令,尽全力顶她‮心花‬。

 “啊…”这一下让静书彻底溃军,所有的内脏都被他入侵到了般因快乐而颤抖,她四肢绷直,花快速收缩。‮体下‬的反应像是要离自己掌控,让她惶恐却又畅快,“别…那么深…里面…里面…疼…”

 又是这种话!白月的双眼闪现出妖异的光芒,这种哀求又放的话让他神经断裂,化身为只知望的兽,他想要,想要,想要!

 “真想死你…”白月用魅惑的声音说出令静书惊恐的话,说完,他一口含住静书嘴,用自己舌头不厌其烦的着她,似乎想把她得融化再一口下。

 可静书不是糕点,即使在他炙热的口腔里,她的嘴也不会融化。白月不甘心的收回舌头,改用牙齿啃咬…“唔…”他的狂让静书害怕自己真的会被吃掉。

 她挣扎、反抗,可出口的呻全都被嘴边的男人贪婪的下,而自己胳膊还搭在他脖颈,‮腿双‬也被他大大分开,一切挣扎都似调味剂般只增快不减锢。

 白月松开自己抓她‮腿大‬和撑的双手,让自己‮体身‬紧紧住静书的,让她两个丰房因为自己的挤而向两边溢出。从两人紧贴的前挤出,细的皮肤像要撑裂般几近透明。

 白月双手将她出的笼回来,向中间挤,将她两枚红立的尖几乎挤在一起,然后用自己‮硬坚‬的茱萸去磨蹭她

 “恩啊…”静书柔软的声音如酥如麻,白月的头带给她从未体验过的快。它们没有舌头滑,没有嘴炙热,可两颗硬如石子的茱萸让她不战栗、收缩。

 他正用他男人的照顾自己女人的,这种事,从来没有人对她做过…这样的感,不亚于…静书没有了锢的‮腿双‬自然闭合,‮腿大‬贴上白月侧。

 即使已经花泛滥,撑破般的还是让她不敢动,只是羽般若有若无的贴着他侧的皮肤。花也随她腿部动作而向中间合拢少许…“啊哈…”

 白月闷声呻,刚刚略微放慢下来的部又不知疲惫的快速动起来,结实的部肌因男人的亢奋紧绷凹陷,伏在女人‮腿双‬间前后移动,每一次进入都白随着响亮的体拍打声。

 而每一次撤出又会带出粘稠的水声…“听见了么…静书,你的小正高兴的哗哗水呢,扑哧扑哧的想要把奴家进去…”白月松开静书被自己啃得红肿的嘴,转而开始语。

 “呃啊…不是…”静书想要否认,可说谎的罪恶感让她只能说出这种毫无力道的抗拒。耳边清晰的传来噗噗的水声,她知道白月说的是真的,自己真的在水,在…在他…***“唔…”

 静书像被彻底击败的小动物一般,放肆哭泣起来,刚才的压抑隐忍在现在看来是那么可笑。她急切的想抱住什么东西,来发白月强加给自己的伤心和快

 她再也无力承受更多般,紧紧抱住白月,将自己脸颊靠进他结实的膛,像一个‮儿孤‬,只能依靠身边仅剩的强盗。

 “白月…白月…”她哽咽着,瑟缩着,重复他的名字,排斥他带给自己的狂,却又害怕他突然消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承受这种无力的苦涩。

 她纤细的后背小猫般弓起,脊椎突出,显得格外瘦弱。细白的双臂紧紧抱住白月脖子,脸颊拼命贴近他膛,温热的泪水顺着她晕红的脸颊滑落在白月皮肤,留下一个个透明的圆点。

 “乖…静书别哭…”白月有些不知所措的安抚,抱着她坐直‮体身‬,让她跨坐在自己身上。坚炙热的长毫无保留的在她体内,就连两个炙热的球囊都埋进她细腻的。他曲起膝盖,用自己‮腿双‬将她圈住。即使明知她已经毫无力气,还是不放心的将两脚顶在她瓣,防止她离开。

 白月一手轻抚静书散的黑发,一手伸进头发下面,来回‮摸抚‬她骨节尽出的后背。那些硬硬的骨节让他莫名心疼,不是好人家的夫人么,怎么会瘦成这样…

 之前只见她部丰,竟然没注意到身上竟是这么瘦,现在看来,那纤细的竟也像随时要折断般脆弱…白月有些自责,手指停留在那些突出的骨节,温柔的来回‮摸抚‬,他带着薄茧的手指拨着她细的皮肤,让静书忍不住战栗…

 “嗯…”白月轻哼出声,她的花即使在这种时候也毫不松懈的绞着自己,好像无数张小嘴不知疲倦的着、卷着,让他根本无法保持镇定。

 “静书…?”白月‮体身‬微颤,肌紧绷得疼痛,才能勉强克制自己不去紧紧抱住她、折断她。静书模糊中听见他叫自己,更加紧的抱住他,微微抬眼,去看那个妖中透着温柔的男人。

 “别哭好么…”白月轻柔的声音听来竟如哀求,‮摸抚‬她后背的大掌来到她脸颊,掬起一滴泪水,放到嘴边,轻轻进口中。可那双氤氲妖冶的眼睛,却一直盯着颤抖的静书。

 静书感觉在他的注视下,那种莫名的颤抖正在慢慢褪去,理智渐渐清晰,她又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了…胳膊,‮腿双‬,呼吸,还有…花里那个炙热的‮硬坚‬…白月看着她,越看越恍惚。

 前所未有的狂和奇异的平静相结合,让他的心矛盾得几乎停止。他有些出神的靠近静书脸颊,就要碰到她嘴…“红离公子,红离公子,您不能进去啊。”

 小侍紧张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惊醒迷茫的白月,也让白月怀中的静书‮体身‬瞬间僵直。“怎么不能进。”熟悉的男声不紧不慢反问,依然是那么冷清疏离,可静书就是听得出这里面压抑的怒火。

 她下意识睁大眼睛,死盯帏外模糊的房门,‮体身‬快速后退,和白月拉开些距离。刚刚的温柔绵被静书这个动作打散,白月内心的平静纯洁被不和戏谑取代。他双臂牢牢横在她后背,制止她后退的动作…

 “怎么,红离来了就不认奴家了?”白月语气黏腻至极,边说边用漉漉的舌头去勾静书耳垂。可那对总是水汽蒙的桃花眼,此时却无比清明冷冽。

 “白月…”静书回过神来,调回目光看他,可眼睛还是时不时瞟向房门,生怕有人突然闯进来。

 “你…我…穿上衣服吧…”她躲闪不及白月灵活的舌头,只能任他舐自己耳垂、脸颊,双手还架在他颈后,细声请求,像怕惊动了什么睡的怪兽一般。

 “红离公子…您就别为难小的了,公子有代小的守门的。”房门微微响动几声后,再次传来小侍为难的声音,只是这次比上次更加慌乱。

 屋里的静书也随之惶然起来,还来不及收回泪水的眼睛大大的睁着,一刻不停的盯着白月,心中祈求他能放过自己。

 白月故意忽略自己内心的酸涩,抬头笑得魅惑,轻声引,“如果静书亲奴家一下,让奴家了,奴家就放开你,怎样?”纤长的睫上下忽闪,让本就布水汽的细长双眼更加蒙。 PepExS.cOM
上章 贪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