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贪欢 下章
第9章 是话还未完
静书为难,可耳边的推门声越来越频繁,她终于还是一咬牙,横心闭上眼睛,重重对上白月嘴…“唔…”她的力气太大,牙齿磕得白月生疼,可他还是忍不住低一声。

 留在静书花具跳动两下,竟控制不住的出来,静书被这突然的冲击惊得睁开眼睛,却看见白月懊恼的眉头和闪躲的双眼。

 他刚刚那句话本为戏谑和逗,没想,竟真被她区区一吻了出来,而且还是毫无绵技巧可言的生硬一吻。那些粘稠丰沛的体撑得静书直涨,花咕哝咕哝的收缩着。

 像要把这些华全部都收一般大口咽。连带绞着白月慢慢绵软下来的具。花绞得太厉害,大量被她小巧的口挤出来,黏腻在两人合部位,将两人卷曲的发粘连在一起,黑白错,靡不堪。

 “砰!”门被人强行推开,紧接是小侍急切的制止声,“红离公子,红离公子。”两个模糊的身影透过帏闯入静书视线,即使看不清面貌,静书也知道那个人是谁。

 那一身干净得让人不敢靠近的白衣,那种月光般冷清的气息,是他…那个只用‮夜一‬,就让她不知如何面对的人,只是此时…他身上的气息比自已印象中还要冰冷,而自己…也比今早更加害怕见到他…***“红离公子…”

 小侍喏喏出声,打破三人诡异的沉默,他呆立在红离身后,两手紧张的十指,眼睛根本不知道该放在那里…红离根本不去理他,好像那小侍叫的不是自己一样,他只是站在原地,透过帏看向那两具的躯体。

 虽然靡红的薄纱模糊了不少视线,可他还是可以分辨,那一具纤细白的体正跨坐在另一个同样赤的‮体身‬上,两人散的黑发纠在一起,像水草般纠结绵。她的‮腿大‬大大分开,环在男人侧。

 而那双纤细的胳膊正紧紧环住男人脖颈,他甚至可以看见男人‮大巨‬的具正埋在她颤抖红肿的小中,正动着吐出白色的黏腻…

 他感觉自己被冷水从头到尾浇了个彻底,冰冷刺骨,可眼眶却莫名炙热,有一股压抑不住的怒火正燃烧着他冷硬的躯体,要将他连同他们一起烧尽。

 静书伏在白月肩头,侧头看着红离模糊的身影。他平静的面容和狂暴的双眼让她害怕,可她命令自己不要移开目光。

 就算将要发生的一切是自己无法承受的,她也不能移开目光,因为一旦躲闪了,就再也说不清了,她是胆小,但不逃避。她要面对这一切后果,即使被无数人误会、唾弃也好,她也希望自己是坦然的、诚实的。

 白月没想到红离会这么硬闯进来,这太不符合红离作风。自己认识的红离一向是冷清疏远的,天大的事也不会有半点慌张。他几乎要以为,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能入了他的眼,上了他的心,现在看来…

 怀中静书的颤抖让白月莫名烦躁,他轻拍她瘦削的后背,试图平复她的战栗,可没想到自己的动作只换来了她更加僵硬的瑟缩。“你下去吧。”

 白月轻声开口,声音中带着餍足的沙哑。红离身后的小侍如获大赦,赶紧转头离开,出去前还不忘帮三人把房门关好。

 “我们的红离公子什么时候这么懂礼数了。”白月反语调笑他硬闯的举动,一边不紧不慢开口,一边两手箍住静书的,将她从自己身上托起。

 柔软却依旧壮硕的具从静书花慢慢滑出,发出些许水声。静书再也无法直视红离,这样的声音让她难堪,同时花感也让她无法忽略白月的动作。她拼命咬紧下,甚至屏住呼吸,才能让自己不发出一丁点儿声音。

 白月的具已经完全出,绵软的失去支撑,落在白月是粘稠的间,发出“啪”的一声,起些许,溅在静书正在慢慢闭合的上,惊得她又是一个战栗。

 不知紧张的花在咕哝两下之后,确认自己再也喝不下了似的,“哗啦”一下吐出多余的

 浓稠黏腻的白突然从静书口大量出,淋在白月躺在她花正下方的具。温热黏腻的感觉竟让那个软下去的微微抬头。“嗯…”白月毫不节制的呻出声,润的嘴凑近静书锁骨,轻咬一下,撒娇般呢喃,“真舒服…”

 “!当…”茶具碰撞的声音和桌子挪动的声音将静书从将死的害羞中解出来,她循声侧头看去,却见本来拔冷硬的白月竟一手抓住桌子,努力稳定自己‮体身‬。

 而那双清冽的眸子中,杂着脆弱和狂暴。红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他想冲过去,撕碎那些碍眼的帏,杀了那个将她灌的男人。

 可他的双手不住颤抖,‮体身‬失去控制般向后倾斜,直到骨重重撞歪桌子,他才想起要用木桌支撑自己。

 “红离…”静书轻声叫他,有些心疼他此刻的易碎,或许在别人看来,现在的红离是危险的,可她无法忽略他眼中的绝望,虽然自己只认识他一天。但静书知道,红离不该是这个样子的…

 “怎么,这么着急往别的男人怀里跑?”白月出口打断两人眼神交流,残留着红晕的脸上又浮现出招牌的魅惑笑容。

 他意味不明的瞥静书一眼,将她放平在上,临松手前还不忘捏她两下。感受到静书呼吸一顿,双眼才染上些许温度,顺手扯过一旁的衣物,盖在静书身上。

 而自己只披一件外袍,就帏,走了下来。白月微微抬头的具将外袍顶出一个隆起,而具上粘稠的更是将那块儿衣物沾、黏住,让他那个下巨物的轮廓若隐若现。

 红离双眼死定那块渍,瞳孔黑得让人害怕。可白月明显不受影响的踱步到桌前,悠然自得的坐下,顾自倒上一杯茶,腻声说,“奴家对男人可没‘’趣哦。”说完,还顽皮的一眨眼,好像红离和他不过是在开玩笑。

 “白月…”红离厌恶的微皱眉头,挤出这两个字。任何人都不难听出他语气中‮腥血‬的怒火。白月轻抿一口茶,依旧自若。慢慢上红离凌迟般的目光,开口道,“我给她喂了‘早’。”

 语气自然的好像两人不过是在探讨天气如何。可他这一句轻声细语,在红离听来却有如晴天霹雳。

 他不敢置信的倒退一步,隐藏在袖中的双手紧紧握住,指甲深深刺入手掌也毫无察觉。殷红的血地落在下垂的袖口,给那抹清冷寡的白添上几滴嗜血的红。早…早…红离双眼已经看不清白月魅惑的笑容,脑中只剩下这两个字。

 早可以说是药,也可以说是蛊毒。女子服下之后,与她第一个合男子的就是解药,如果在一定时间内没有得到那个男子的,寄主就会毒发身亡。

 相反的,只要寄主准时得到男子,不仅可以活下去,还能以男子气滋养自己。关雎的小倌,几乎每人都偷偷藏有一粒早,为的是绑住自己心上人。

 可真正用上的人却是少之又少,见识过了女子的无情寡义,又有谁愿意背上人命的负担。红离万万没想到,白月…白月…他竟然给静书服了早…***

 欣赏着红离脸上一瞬间的破碎,白月微笑着再斟一杯茶,送到他面前,“怎么,很吃惊么。能让你红离公子破例的女人自然很勾人。”说完,回忆起刚刚的快般半眯双眼,瞳孔泛着情的水汽。

 红离被他脸上的沉浸深深刺痛,那碍眼的享受让他被惊讶下些许的怒气反扑回来。他努力克制自己表情,僵硬的伸手去拿那杯茶。可茶杯刚握紧手里,就被他硬生生捏碎。

 破碎的瓷片扎进他白晰的手掌,血珠立刻涌出,顺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慢慢滑落,留恋不舍的自指尖滴落在茶桌,晕染出一朵朵红梅。

 白月品一口茶,状似无意的看眼那几滴血迹,心中不惊讶。他没想到,静书竟对红离如此特别,竟然可以让他失控到伤自己。

 他对静书只是好奇,对于一个可以让红离破例的女人的好奇,而那粒早…白月垂下眼帘,掩去眼中少见的暗沈。他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给她服了那粒早

 只是那时候,头脑中就冒出了这个念头,‮体身‬也不受控制的执行了…他本无意掠夺属于红离的女人,准确的说,如果早知静书在红离心目中有如此地位,他是根本就不会去碰她的,只是,如今一切都晚了…静书和他,再也分不开…

 “你想要什么。”红离不去看自己受伤的手掌,垂下袖口,掩盖手上的血迹。清冷的声音不复往常疏离,而是充隐忍压抑。想要什么吗…白月心中默默重复,恐怕,自己也不知道啊…白月勾起嘴角,抬眼看向红离,故作轻浮的说,“你看不出来么?”

 边说边瞥向帏,眼角的靡不言而喻。红离感觉自己额头正在突突直跳,所有冷静都被眼前这个男人眼中的丽烧尽,他强调所有权般冷声提醒,“她是我的…”话还未完,他自己就先愣住了。

 这种充占有的话,怎么会从自己嘴里出来…红离突然清醒过来般紧闭薄,威胁的话语因为这个骤停而令人莫名。“你的啊…”白月低声轻喃,刚刚还妖冶晶亮的眼睛被垂下的眼帘遮挡,闪烁着晦暗不明的光。

 “现在…不得不是我的了呢。”本是挑衅的话,却不知为何听上去透着丝哀婉。红离不知该怎么说下去,极度的愤怒咆哮着要汹涌而出,可他却找不到宣口。

 他还能做什么,说什么。白月给静书服了早。现在竟是自己成了那个足的人。他那冰冷的眼神比平时更加刺骨,侧头去看帏里那个永远委屈娇小的‮体身‬,红离快步走了过去,大力掀开笼罩着的薄纱,双眼分毫不差的对上静书眸子。 PepExS.cOM
上章 贪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