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贪欢 下章
第10章 最多隐瞒不说
静书一直关注着外面两人的动作。隐约中获知白月好像给自己吃了什么不寻常的东西,可她根本没时间去思考那究竟会是什么,因为红离的气息冷得让人无法忽略。

 明知道自己是恩客,他才是倌人,可静书就是莫名其妙的不敢反抗,虽然多多少少能猜想到他看见自己时的神情,静书还是被他的目光吓了一跳。

 他的双眼太冷清、太平静,平静得让她害怕那其下的暗。红离紧盯静书脸庞,自般强迫自己去看她被其他男人拥抱后的痕迹。自己啄吻过的红此刻正红肿得厉害,自己‮摸抚‬过的乌发现在也凌乱的披散着。

 似乎是在告诉他两人之前经历了多么烈的事。还有那双眼睛,那双在自己怀中总是水汽蒙、沉醉又压抑的眼睛,现在正一动不动看向自己,透着明显的慌乱却始终没有移开…

 这样的眼睛,让红离恍惚…可她身上碍眼的红袍击碎了他瞬间的温柔。他将静书身上的外袍掀开,突然暴在外的雪白体受惊般蜷缩,而那双缭绕着水汽的眼睛,依旧看着他…红离快要爆炸的怒气在看到静书被绑的双腕时,戛然而止。

 他愣在当场,手里还攥着白月红袍,神色复杂的看着静书身红痕。即使双臂挡在前,‮腿双‬也已经尽力蜷缩,静书还是无法阻挡红离审视的目光。

 他眼中的复杂静书读不懂,她只能瑟缩着,承受他带给自己的迫。手腕已经被绑得麻木,而‮腿双‬更是酸软得厉害。静书心中紧张与委屈杂,她想出口让红离别看了,可又怕自己会挑起自己承受不来的后果。

 “红离…”细不可闻的声音如小猫撒娇一般,拨着红离耳朵,甚至坐在稍远处的白月,都酥得具更,手指僵硬。可静书依旧毫无所察的看着红离,眼神泫然又惶恐。红离冷冽的双眸终是软化,他下自己身上素白的外袍,将赤的静书裹起。

 然后弯将她整个搂进自己臂弯,一手拖住她‮腿大‬,一手扶住她后背,将她下巴搭上自己肩膀,看也不看白月,径直向房门走去。走到门口,红离还是停了一下,沉默稍许,留下一句,“离她远点。”

 “呵呵…”见那两人离去,白月轻笑出声,可只一下就再也坚持不下去般停止笑容,神情落寞的看着桌面上的血渍。

 即使明知道她和自己再也扯不清也要宣告所有权吗…红离啊红离…白月想要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那个心情。尝试两次,都无法像从前那样戏谑…“呵,”自嘲一笑,白月低头看看自己已然抬头的望,苦涩的闭上眼睛。

 白月啊白月…你又比他清醒多少…***红离像抱无法行走的人那样抱着静书,一路走回自己卧房。其间,静书一句话都没说,甚至大气都不敢出,怕自己起伏的房会隔着毫无阻挡作用的外袍碰上他膛。远远地,静书就看见红离房门口跪着一个身影。脑袋低垂着。

 一个圆圆小小的发髻因为主人的低头而冲天立、摇摇晃晃,那人后背委屈的弓着,‮腿双‬并拢,膝盖紧紧合在一起,像是要夹住什么东西般。两只白的小手老老实实放于膝盖,好像一个等待先生责罚的学生。

 红离抱着自己经过时,他似乎抬头想要说什么,一瞬间后背向上直,可静书还没来得及看清他五官,他就又丧气的垂下了头,纤细的后背也跟着弓了回去。

 不知道为什么,静书觉得他可怜的同时又有那么一丝好笑,‮体身‬也不放松下来,细细打量起这个身影。

 静书的下巴搁在红离肩膀,红离看不见静书表情。可他能够感觉的出在自己推开房门的那一刻,怀中的‮体身‬突然松软下来,毫无戒备的靠进自己怀抱。

 红离当然不会以为她是突然对自己放下戒备,趁静书不备,一手按住她肩膀,脖颈突然向后。静书闪烁着笑意的眼睛就这么落入红离视线,她还来不及收起翘起的嘴角人就已经先愣住。

 那张素净却略显苍白的小脸上错着微笑和惊讶。红离被这个呆傻的表情得有些好笑,樱的薄微微勾起,在看见静书瞬间瞪大的眼睛后,嘴角忍不住勾得更弯。

 静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用力眨了两下,确定面前景不变,才吃惊的消化这个现实。

 红离竟然笑了,总是清冷又疏远的红离竟然笑了…虽然那对漂亮的眼睛仍然带着些许冷清,可他的眉毛放松了下来,如春风里的柳叶般温柔煦和。

 还有那对淡的薄,抿起时总会让人感觉到若有若无的寒气,可是现在它弯起后,竟让静书下意识联想起樱花,早里第一抹似白似粉的樱花…“笑什么。”

 冷清的声音传入静书耳朵,红离呼出的凉气也若有若无的‮摸抚‬着她细颈。“什么?”静书放松神经,自然与他对话。“刚才,在笑什么。”“…”静书有些犹豫,可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颜色已淡,却依旧红的嘴轻轻嗡动,吐出一个单字,“他。”边说边快速瞟了眼跪在一旁的小侍,又赶紧收回目光,半垂眼帘,睫细细颤动,“有些可怜。”说完,忍不住又看那小侍一眼。

 红离却因为她的回答而笑意尽失。嘴上微笑的弧度化为乌有,眼中的一缕暖意又被冷冽取代,仿佛刚才的一切都不过是久寒渴人的一场美梦。

 红离那颗似乎从未跳动过的心脏此刻竟泛起醋酸,他没有心情去深究自己的变化,依旧紧盯静书因为自己表情而又复紧张的脸颊。她刚刚看黛的眼神让他针扎般刺痛。那样温柔和善的眼神,还有看向他时,脸上若有若无的笑意。

 这一切一切都让他不舒服,不舒服的像要冻结。红离冷冷的眼神甩向黛,吓得刚想抬头的黛立刻瑟缩。别说说话了,黛现在恨不能自己的头发丝都变成铁丝,狂风来袭也纹丝不动。

 公子刚刚的声音带着些笑意,让他好奇,趁公子和夫人都没交谈的空挡,忍不住抬头想要一探究竟,没想竟然被公子抓个正着!而且公子眼神明明比平时还要冷,哪有什么笑意啊!黛即使低着头,也能感觉到公子冰锥般的目光正扎着自己后背。

 他摆放在膝盖的双手已经僵直,手指像寒风中的小葱,瑟瑟颤抖。红离收回目光,一句话也没说,抱着静书走进卧房,还不忘反手将房门紧闭。

 刚刚还早般透着丝丝暖风的长廊如今又变成了萧索的寒冬。黛许久过后才敢稍微活动活动自己酸痛的膝盖,边动还边偷瞄房门,生怕公子突然出现,又将自己抓个现形…

 公子进去前也没说话,那自己要跪到什么时候啊…黛哭丧着小脸默默哀叹,脑中不停闪现自己头发花白,衣衫褴褛,脊背佝偻还跪在公子门口的样子…

 越想越可怕,黛简直要哭了,可他‮劲使‬儿咬紧自己下,不敢出声儿。与其把公子引出来。

 生死各半,他宁愿在这儿自生自灭…房里的静书比黛也好不到哪里去。她不知道自己刚刚仅有的两句话里是那句出了错,让红离好不容易放暖的冷颜又冻了回去,甚至比之前还要冷硬。自己这几年掌管夫家生意,自然也遇到过不少难对付的人,可从来没有人像红离这么有迫感。

 假如红离不这么冷清、不这么漂亮,或许静书还能稍稍想到些对策,可偏偏红离就是这么冷峻秀丽,有如仙人。

 在他面前,静书感觉自己永远像是一个犯了神仙忌讳的凡人…红离将静书放在上,扯去她身上聊胜于无的外袍,让她毫无遮掩的落入自己眼中。她果然又开始恐慌了,细胳膊细腿想要缩起,挡住前、下的

 可由于早的余效,纵使急切,她动作也只能是绵软无力的,努力许久也只能勉强遮挡。殷红的尖在双臂隙间若隐若现,丰房因为手臂的遮挡迫而在侧面挤出一个的弧度。

 那抹人狂暴的稀疏黑丛,深藏于‮腹小‬和勾起的‮腿大‬之间,两调皮的发不顾主人尴尬的向上翘起,在洁白‮腿大‬的映衬下格外靡。还有…红离险些失笑,眼中厚重的冰层出现裂痕。

 静书只顾挡住身前的,却忘了将‮腿大‬抬起、并拢于腹前,会让花更加暴。那个瑟缩红肿得几乎看不见隙,还沾着白色粘的花,此刻正毫无防备的落入红离视线…

 ***红离起身去拿药膏,早上才用过的药膏还没有收起,正显眼的摆放于桌子上。静书紧张的盯着红离动作,如果没有经历过昨天晚上的事,静书一定会对自己现在的防备唾弃至极,竟然怀疑一个恍如仙人的男子会对自己不轨。可有了之前的经验,她不得不紧张。大脑还没来得及反应,‮体身‬已经开始僵硬…

 “怕我吗。”红离拿着药膏坐在沿,低头打量静书。顺如绸缎般的黑发随着动作丝丝滑落,垂于前,发梢拂过静书脸颊,引起些微麻。静书想要偏头躲开那些恼人的头发,却发现自己在红离的注视下竟然动弹不得…

 “怕我吗。”红离轻声重复,脸上神情不变。怕吗…?静书认真思索,好像怕,好像也不怕…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在他面前会紧张僵硬是真的,可似乎也没有那种真正被人威胁时的恐惧…“不知道。”

 静书看着红离眼睛,乖乖回答,没有一丝隐瞒。静书不喜欢说谎,即使在谈生意时,她最多也只是隐瞒不说,却从来不曾说过假话。 PepExS.cOM
上章 贪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