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贪欢 下章
第12章 长廊又特别多
他每按一下,就有一股比稍前更清晰的酥麻酸软感侵袭四肢、涌上头顶,舒的几乎让静书汗直立。

 “呜…”伴随着一声哭咽,大量开闸般汹涌而出,沾红离一大片衣物。红离也高般长长呼出一口气,半眯眼睛仔细观察那滩透明的水,确定里面没有掺在一丝不属于她的粘白,才缓缓出自己手指。

 他出的动作极慢,一路上手指还在不停轻轻四处按…红离掏出自己袖口中的手帕,仔仔细细将那些沾染在静书花、黑丛的水抹走。

 甚至连渗入股的几滴,也被他以食指仔细沾走。“舒服么。”红离擦擦自己手指,轻声询问依旧沉浸在高余韵中的静书。“…”静书的眼睛慢慢对焦,看上红离暗汹涌的双眼,她轻咬下,没有出声。看见她小小的白齿轻轻按那红颜的下一下,印出一个浅浅的痕迹,牙印周围的比其他地方更淡一些,却显现出一种脆弱的惑。

 红离凑近静书,将自己嘴碰上她的,半敛眼睑,继续追问,“静书,告诉我,舒服么?”见她依旧不肯回答,干净的手掌又罩住她还在立的房,轻轻捏一下,再次出声,“舒服么?”

 “恩…”静书终是妥协,声音又细又小,却还是清晰落入红离近在咫尺的耳中。***“夫人,您的茶。”秀儿小心翼翼的声音将发愣的静书带回现实。她回过神来,却又开始盯着那个直冒热气的茶杯继续出神…

 “夫人?”秀儿疑问的小声再叫一声。夫人从昨天回来后就一直这副样子,今天还一大早就叫阿福领了好多银子出门,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夫人一向很少出门,可前天却一晚未归,真的好奇怪…“秀儿,叫阿福准备轿子,去李夫人府上。”静书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打算去找锦华谈谈心。自己半天都没看进去一个字,再这么下去,可怎么好。

 “夫人…”秀儿有些为难,轻柔的声音带着些犹豫,“阿福还没回来呢…”也不知道夫人到底给阿福派了什么差事,大半天了,也不见回。“是吗…”静书低声呢喃,眼中闪过一丝尴尬,“那就劳烦徐管家一下吧。”

 “是。”秀儿领命退出房间,只留静书一个人看着那杯一口都没喝的茶继续发愣。严家和李家隔得不远,静书却很少到锦华这里来。李家老爷有很多小妾,子嗣也多,府上自然是比静书夫家热闹。静书有些羡慕这样的热闹,却也害怕。这李府的人,个个都是人,说话、行事,都是规矩。

 还有那大大小小的夫人、公子、‮姐小‬,看似热情实则疏远的很。这种虚情假意的亲近,总让静书感觉有那么丝不舒服。“夫人,李府到了。”秀儿柔柔的声音隔着帘帷传了进来,打断她的回忆,“奴婢进去给您通报一声。”

 “不用了。”静书开轿帘,不等秀儿搀扶,就俯身跳下来,“我自己去吧。”与其憋在轿子里干等,她宁愿自己出来吹吹风。

 秀儿看着自家夫人随的样子,也放松神态,赶在夫人之前,敲了敲李府朱红色的大门。很快一个小厮就探头出来,疑问的开着她们。静书上前一步,带着些淡淡的笑意开口,“打扰了,还劳烦您帮忙通报七夫人一声,严家的杨静书前来拜访。”

 对于静书语气中的客气,秀儿早已习以为常,可那应门的小厮明显出乎意料的一愣,随即才打开门,让静书和秀儿进来,将两人领到一个小花园。

 “还请夫人稍等一下,七夫人正在给大夫人请安,小人这就去通报。”小厮毕恭毕敬低头禀报,手脚都规矩的一动不动。明知他看不见,静书还是习惯性微微一笑,柔声道,“不碍事,等七夫人请完安再通报也可以。”

 锦华在李家到底只是个小妾,别因为自己让她坏了规矩。“是。”小厮依旧低着头,鞠一躬,就转身离开了。

 “秀儿,你先回去吧,我有事要和七夫人说。”刚刚带秀儿进来只是怕李家的小厮见自己孤身一人,不给放行,现在既然进来了,而且自己还要和锦华说些‮密私‬的话,就先放让秀儿回去好了。

 “可是夫人…”秀儿急忙开口,怎么能把夫人一个人留在这里。“没事,”静书打断秀儿即将出口的担心,“等要回的时候锦华会找人回去通报的,到时候你再和阿福一起来就好了。”

 知道秀儿是担心自己,静书也不说什么七夫人不七夫人的了,秀儿从自己嫁入严家就陪在自己身边,关系自然不比一般主仆。秀儿见静书坚持。

 也不好再说什么,行了一礼,沿原路离开。静书一个人在花园里坐了一会儿,见那小厮还没回来,有些无聊的起身四处走动,活动活动腿脚。

 不知不觉竟走到一处她不认识的地方。这里有几块‮大巨‬的假山,大概有静书三个高,周围种着些许直的竹子。现下正是暖花开的好时节,可这里偏偏一朵花也不见。

 “恩…奴家…奴家不行了…”女子娇弱无力的呻随风而来,听得静书一愣,顿下脚步。“啊…”女子尖细的呻突然响起,刺着静书脆弱的耳朵。想必是丫鬟和小厮在偷情了…这种事在李府这样家大业大的府上应该不奇怪,静书不想破别人好事,转身打算离开。却不祥这一侧身,竟将假山后的‮女男‬看个清楚。

 女人背靠着假山,衣领大大敞开,房呼之出。束松散的挂在身上,一条雪白的‮腿大‬从粉红的裙摆中横了出来,圈在男人上。

 两条纤细的胳膊也正勾在男人脖颈,纤纤玉指无力的垂着,而伏在她身上的男人却是衣衫整齐,只有发髻微微散。他呼出的热气洒在女子脸庞,将她零落在额前的碎发阵阵吹起…“好舒服…”

 女人放的大声呻出自己感受,‮体身‬被男人一下一下顶得向上。“货,可要给爷夹紧了。”男人似戏谑似享受的声音低低响起。

 静书脸颊刷的一下变得通红,头顶像烧开的热水般沸腾发。她想要移开眼睛,趁这两人不注意赶紧离开,却没想到眼睛还没转开,那个部正快速动的男人竟侧头朝她的方向看了过来。赶快离开这!静书脑子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她赶紧回身,可刚走出一步,就自知不对。

 这两人若是府上的奴婢和小厮非要被自己这一撞破吓个半死,而且自己偷看了人家如此‮密私‬之事,也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静书深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脸上的热气,回过身去,向男人依旧停留在她这个方向的目光。

 男人似乎没想到静书会再回来,意外的一挑眉,嘴角戏谑的勾起。可身下的动作却一点也没怠慢。那沉浸在快中的女人,丝毫没有察觉男人的走神,依旧卖力呻着。

 ***静书将眼睛定在那人锐利的目光上,一点也不敢多看。她规规矩矩行了个礼,又抬起头,对着那人无声做着口型…“抱歉。”说完,轻手轻脚离开。

 男人却并没有因为她的离去而收回目光,深的瞳孔反倒闪过兴味的光芒,草草两下,就放任自己了出来,“啊…”女人配合的尖声高,也达到了高,丰沛的水汹涌而出,将男人还停留在自己体内的具浇个彻底。

 “数你最。”男人捏住女人下巴,脸上挂着调笑,‮体下‬却毫不留恋的了出来,抓过女人散落的束将自己具上的粘擦干净,提好子,悠闲地站在一旁,好整以暇的看着房暴,‮腿大‬上沾自己的女人。

 “谢公子,公子也还是这么猛。”女人似乎并不介意男人的冷淡,冲男人抛一个媚眼,抹一把自己两腿之间,掬起一手水和的混合物,在男人的注视下,将这些粘擦到自己朱红的肚兜。

 “哼,行了。”男人脸上笑意不减,可眼神却没有染上暖意,“别说奉承话了,下去吧。”女人听话的赶紧穿好衣服,提着自己还来不及绑上的束,抚平头发,恭敬地一行礼,乖乖退下。见她走远了,男人才收起笑容,无聊般说了句,“无趣。”

 随即想起刚刚撞破自己云雨的女人脸颊通红、强作镇定的神情,才垂下的嘴角就又翘了起来,冲着空无一人、只余风过竹子沙沙声的院子,叫了一声,“李宝。”

 一个小厮打扮的中年男子闻声从竹林里快步走出来,低头站在男人身后一步远的地方,请示道,“公子有何吩咐?”“去查查,刚刚那女人是哪房的丫鬟。”

 这府上的夫人,自己都见过,那她肯定就是丫鬟了,只是她身上的布料虽然朴素,却是极好的料子,一个丫鬟怎么会有钱买这种衣服?这是他搞不懂的地方…

 “是。”男人曲身行礼,立刻去查。静书好不容易才找到刚刚自己待过的小花园,见那个给自己领路的小厮正焦急的来回踱步、眺望。

 小厮远远看见静书,立刻跑了过来,还穿着气就急急开口,“夫人,您可回来了,您这要是走丢了,可要小的…”

 话还没说完,他就闭上嘴,一脸恐慌的看着静书,结结巴巴解释说,“夫、夫人,小的不是说您不是,是、是、是…”“抱歉,”静书冲他歉意一笑,“是我不对的。刚刚等的无聊,就去转了转。”

 小厮听见静书对自己道歉,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嘴巴还来不及合上。“敢问,七夫人请完岸了么?”见他这样,静书主动询问。

 “啊…是,”小厮赶紧收起自己吃惊的表情,恭敬传话,“七夫人已经回了,请夫人您过去,还请夫人跟小的走。”

 “劳烦了。”静书微微一点头,跟在小厮身后。李府果然很大,长廊又特别多,如果不是有小厮带路,静书一定会迷路。她一边走着,一边四处打量周围的风景。李府虽然人多规矩多。 PepExS.cOM
上章 贪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