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贪欢 下章
第13章 之所以会吃惊
但花园的精致也是极好的。不像自己府上,只有自己零零散散打理的几株花儿。徐管家也不是没说过要建个花园,可静书总觉得这样太费神,一直搁置着,现在看看李府这景致,倒让她有点想修个花园了。

 “静书!”听见锦华的声音,静书回头去看,见她正站在门口,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锦华。”静书也开心的笑起来,加快脚步,了上去。锦华一把拉过她的手,担心的问,“怎么才来。”

 “我刚刚去别处逛了逛,有点迷路。”静书老实回答,省去自己在那竹园看见的那一段。“你啊,非要七夫人我担心死。”锦华埋怨一句,轻拍静书手背,可话刚说完,自己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就是没法对静书真生气,甚至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说。

 这种软绵绵的子,不管说什么,她肯定都是回答“好”“抱歉”“知道了”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撑起严家的。“知道了…”静书故意托长尾音,‮体身‬也随声音微微一屈,“七夫人。”

 “行了。”锦华再也掩饰不住眼中的笑意,冲静书身后的小厮一挥手,领她进了屋。等明月奉上了茶,躬身退出,关好房门,锦华才端起茶杯,轻轻吹着,“说吧,什么事。”静书一向不喜欢来李府,今天竟然主动跑来,肯定是有事要和自己说。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七夫人。”静书借着锦华刚刚的话,会她一句,可一想起自己要和她说的事,又笑不起来了,“怎么了。”锦华察觉出静书的异常,放下茶杯,拉过纤细白晰的手,轻声问,“出什么事了,有人欺负你了?”

 见锦华这样,静书口一暖,眼中的愁去了一半儿,“不是,就是…”静书为难,可看锦华一脸担忧的样子,还是坦白出来。

 “‘关雎’的事儿…”锦华等了一会儿,见静书没有了下文,有些不解的问,“‘关雎’什么事?”这女人在关雎能有什么事儿?都是主、是客,随的很。

 那晚静书没回来,锦华也不是没问,可清音说她被红离公子带走了,这红离公子是关雎头牌,静书能跟他共度一晚,锦华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锦华,”静书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明自己的情况,转而征询起锦华经验,“你和琴音都是怎么相处的?”

 “还不就那么回事,”锦华也不隐瞒,认真回答,“有时间了就去看看他,平时有什么好玩意儿也记得找人给他送去,当然银子是肯定少不了的。”

 静书边听边点头,心里默默记下,要送礼物和银子,至于见面么…自己和红离…还有白月不比锦华和琴音,如果能只收礼物不见客人,想必会让他们更欢喜吧…***“静书,你问这个干什么。”

 锦华见静书一脸深思的表情,忍不住多问一句,可还不等静书回答,她就先严肃了表情,语重心长的说,“静书,你在‘关雎’可有了什么喜欢的人?”

 “怎么会,”静书收起心思,对锦华的担忧有些疑惑,“我那天才第一次去,怎么会有什么相好的。”

 在静书心里,这‮女男‬之情都是要用时间堆起来的。纵使红离、白月都是丰神俊朗的人物,可自己也只是觉得他们好看而已,更何况…若真喜欢上那样的人,也只会是自讨没趣吧。他们又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这么平凡的自己呢。

 “那就好,”锦华放心的呼出一口气,刚刚见静书那神情,她还以为静书动了感情呢,“你要记得,‘关雎’里的都是倌人,他们再好、再温柔,也都是为了讨你心,千万别对他们动了真感情,不然,吃亏的是你自己。”

 “那…琴音呢?”那天见锦华和琴音,感情是极好的,而且琴音看上去很是想念锦华啊…“你啊…”锦华叹口气,毫不避讳的说,“我和琴音也就是各取所需,老祖宗说的‘戏子无情’不是空来的,这倌人的真心啊都隔着好几层肚皮。那红离公子也不例外,”锦华不放心的补充一句,“越是漂亮的越难有真心。”说到这,锦华无奈似的叹口气,“原本拉你去‘关雎’是想给你找个体己人儿,没想到你竟然招惹上了头牌。

 这普通小倌是讨好女人的,而那头牌,是女人讨好他们…我就怕你也吃了这种哑巴亏,一掷千金就为了博戏子一笑。”

 “不会的,”静书安然一笑,知道锦华说的有理,本来纠结为难的心因她这番话而镇定下来,“那红离公子待我不错,我怕自己亏待了他,所以才来问问你该怎么办,况且…”

 静书调皮的眨眨眼,只有在锦华面前,她才有这样一面,“我也没有‘千金’那么多钱啊。”“呵,”锦华被她逗得一笑,看她不似说谎,也放下心来,“你明白就好,别亏待了自己。”

 “知道了,就你对我好。”静书这句话是发自真心的,能有锦华这么个朋友,是她的福分。“行了行了。”锦华感动,却不习惯这种气氛,“咱们姐妹这么多年,就别说这种客套话了,今儿个留下来用晚膳吧,正好我也不想去大厅陪老夫人用膳,咱俩就在屋里摆一小桌,怎么样?”

 静书微笑点头。这正是她希望的,她想多留会儿,多和锦华说说话,可又不想去见那些夫人、‮姐小‬,免得客套不自在。两人又开开心心说了不少悄悄话,静书心情轻松许多。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很快天就暗了下来。锦华叫明月去备了菜,还有一壶桂花酿,两人边吃边说,好不自在。“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屋里快的气氛,锦华不自觉皱眉,吩咐站在一旁的明月去把人打发了。

 可明月却没有像往常那般利落,只能在门口和门外的小厮说了一会话,又一脸凝重的返回,俯身凑近锦华耳边,小声说了几句。“怎么了?要是有事,我就先回了。”静书怕锦华碍于自己在这儿,不方便处理。

 “不碍事,”锦华不在意的挥挥手,毫不保留的解释说,“大夫人那心头晚饭的时候没出现,小厮又找不着人,这发动全家找人呢,都不知道多少回了。”

 “那我也帮忙找吧。”静书知道锦华嘴里的心头指的是李家公子,她放下筷子,微微担忧的说。

 “也行,”锦华起身,拉着静书往外走,边走边埋怨,“也不知道闹腾多少次了,这二公子从小就被送去学武,又上过战场,子奇怪的很,也不见他和自己娘有多亲近。偏偏大夫人又老觉得老爷亏待了自己儿子,宠的不行。光是因为吃饭没出现,就不知道闹腾我们找了多少回。”

 静书对李家两位公子的唯一了解,就是他们是大夫人的儿子,如今把持着家里产业。这些具体的事儿,今天是第一次听说。

 不在心中感叹,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外人只看见李家家大业大,又哪里会知道这其中的曲曲折折,只怕这二公子也吃了不少苦…“对了。”

 静书突然想起来,自己并不认识李二公子,又怎么找他,赶紧问锦华,“这二公子可有什么可以辨认的特点?”“他脖子上有块玉,上面刻了个‘远’字。不过…”

 锦华语气一顿,继续说,“你根本就不用看那劳什子玉,只要远远看见一身的杀气,那肯定就是二公子了,你见着他了,也别凑上去,找其他小厮过去叫他就好。”

 静书心中暗想有没有这么可怕,却还是点头答应。两人在岔口处分了开来,锦华嘱咐了好几遍“千万别走远”才离开。

 静书一个人走在小石子路上,带着凉意的夜风袭袭而来,吹散静书脸上发热的酒意。她漫无目的的走着,眼睛四处打量。七拐八拐,不知道走了多久,静书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偏离原本那条小路,仍旧悠闲的走着。

 一边找人,一边享受散步的惬意。周围越来越茂密的竹子挡住她稍许视线,可她还是看见了在竹林深处的假山上,坐着一个人影。不知道是不是李二公子…静书快步上前,却发现那假山竟比从远处看高出那么多,她仰头才能看见上面那人的脚。

 “请问…是李二公子吗?”静书带着犹豫的声音在夜晚格外清晰,可假山上那人却像没听见一样眼睛都不眨一下。

 “请问,您是李二公子吗?”那人依旧不言不语,静书尴尬,有些想走,可一想到这一大家子的人都在找眼前这个可能是二公子的人,脚就又迈不出去了, 看看假山,再看看自己裙子,静书任命般叹口气,捡着突起的地方开始往上爬。

 ***裙子到底是不方便,静书费了不少劲才爬到假山顶。一路上有好几次差点滑下去,可坐在顶上那男人却看也不看她一眼。若是换了别人,肯定该开口要帮忙了,要不也要在心里暗暗嘀咕上几句。

 可静书偏偏觉得是自己扰了人家兴致,不请自来,一声也不吭。抚好裙摆,静书也坐在冰凉的石头上,隔着那男人两拳远,小声问,“请问,您是李二公子吗?”

 对方还是毫无反应,如果不是他在月光下闪烁着淡彩的双眼,静书一定会以为他是个偶人。“那个…”静书有些为难,现在的情形怎么看怎么像她在扰人清静,死烂打,可该问的还是要问啊,总不能让这府上这么多人瞎折腾。

 “您是…”这次她话还没问完,那人倒先回头来看了她一眼。只一眼,就又迅速转回去,好像静书不过是一阵恼人的轻风。可这短暂的一瞥,却让静书吃惊不小。

 他的眼睛…颜色很淡,不似常人那般漆黑,反倒有点像淡淡的墨。奇怪…却也特别,静书没多想,天下这么大,奇人异事自然不会少,之所以会吃惊,只因见识不够广博。 PepExS.cOM
上章 贪欢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