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长大成人 下章
第四章
闻丽挨了过来,问我,“想什么呢?”我缓缓的说:“快开学了,不能成天呆在一起了,有点烦。要不等开学了,我放学接你去吧。”

 她没有答话,只是默默的拿手指在我背上画圈,我抬头看她,见她眼睛亮亮的盯着我看,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楚,我追问道:“行不行啊?说话呀。”

 她又看了我一会,幽幽的说:“你真的喜欢我吗?”一句话问的我有些豪情万丈,正要表白,她却捂着我的嘴不让我说,把头轻轻靠在我的后背上,两手环绕着我,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心跳。

 我俩就这样把烟完,闻丽说:“瞧你的子把了,先了吧。”我有些害羞,不知她此话是否在暗示我什么,但又不愿显得自己太拘谨了,于是只穿着头背心回到了上。

 经过这一番铺垫,我的神经也逐渐‮奋兴‬活跃起来,上了,我有意往里坐了坐,靠在墙上,示意闻丽也过来,把她搂在怀里,坏坏的说:“你身上也都了多难受啊,要不也了得了。”

 闻丽乐着拿拳头捶了我几下,没动弹,闭着眼隈在我怀里。我仿佛得到了某种默许,胆子大了起来,双手摩挲着她的胳膊肩膀脸庞,同时低头亲吻着她的眼睑脖颈耳,闻丽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终于相互试探着碰触到了对方的嘴,磁石般的紧紧吻在一起。我把她紧搂在怀里,她的手勾着我的脖颈,动情的着,起初我显得有些笨拙,在她的舌头带引下逐渐进入角色,彼此探索着。

 舌苔不时绕在一块,舌尖有股酸麻的滋味,周身宛如过电一般,这种感觉是我从未有过又时常渴望的,当它排山倒海火山爆发般袭来时,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那种感受也是无法形容的,只有随着情的升腾愈演愈烈。

 我把她放倒在上,继续贪婪疯狂地吻着,在我的刺下,她脯剧烈的起伏,嘴中发出阵阵嘤嘤的低,我不足于只停留在她的脸上,开始亲吻衣领里出的肌肤,手也不时在她腿上腹部滑过。

 闻丽的脸已烧的通红,眼神离半睁半闭的望着我,两手伸入我的背心,抠着我的后背,抓着我的肩膀。在她的示意下我去了背心,俯‮身下‬有些颤抖的解着她的衣扣。

 看着映入眼帘的洁白娇的肌肤我血脉忿张,当把手颤栗着放到起伏不定的‮腹小‬上时,不由得闭上了双眼把头深深埋在了闻丽的口上,尽情享受着美妙的感觉。

 随着动作的延续,我俩越来越无法自持,我褪去了她的衬衣和裙子,只剩贴心背心和头,肌肤接触范围的增大令我们更加激动,像两条泥鳅绕在一起‮动扭‬着躯体。

 我将手从‮腹小‬慢慢探入背心内,指尖碰触到了隆起的房,闻丽不由一颤,更紧的抱住我,我顺势掀起了背心,少女那娇小浑圆的双峰呈现在眼前,我端详片刻,将头轻轻含入嘴中,着。

 双手也替把玩攥捏,她喉咙深处发出“啊”的一声,闭上眼两手入我的头发享受着刺带来的快

 这时我感觉体内阵阵热在底蕴汇聚升腾,随着与她‮腿大‬的‮擦摩‬逐渐‮硬坚‬起来,昂首立撑起了头跃跃试。闻丽感觉到了我‮体身‬的变化,在望的驱使下,‮动扭‬肢更主动的磨蹭我的‮体下‬。

 天啊,我犹如跌入波涛汹涌的大海,过度冲血的大脑有些昏沉沉的,被快乐缱绻的透不过气来。终于我体内原始的本能被唤醒了,我息着直起,骑在闻丽的‮腿大‬上,眼睛冒火的盯着她,狠狠的说:“闻丽,我要你!”

 说话间从她身上掀下背心,两手顺着际向下扯她的底。闻丽下意识的捉住我的手,眼里闪过一丝慌乱。

 但此时的她已无力挣扎,说还羞的样子反而更令人‮奋兴‬。我略带野的解除了她最后的防线,当视线接触到那对我来说神秘瑰丽的少女‮处私‬时,我的心房狂跳得似要炸开,‮奋兴‬激动的手脚冰凉,周身汗直立泛起了一层皮疙瘩,不由得打了一个灵。

 看着一览无余的美丽体,脑海一片空白。闻丽娇羞的呓语着,两手在我‮腿大‬上不停‮摸抚‬,我反应过来也欠身掉了内,被束缚已久的茎如冲出牢笼的烈马,鬓鬃刺立,冲血的头有些润泛着亮光显得咄咄人。

 我审视着自己的‮体下‬中升起一股豪情,向着瘫软如泥的闻丽扑去。我紧紧的着她,纵情肆意的狂吻着咬啮着。

 闻丽也撕扯着我的头发重的息,‮腿大‬挟裹着茎不停‮动扭‬,我感到了下面的,‮腹小‬被她的的有些麻。我下意识的分开了她的腿,用手在她的户上摸索探寻着,有些不太确定。

 闻丽也腾出手来帮我,当她轻轻攥住茎时我有些紧张,她嘴里着热气颤微微的叹道:“天啊!好美。”说着牵引着我向门户靠近。

 当头碰触到润温暖的户时,我屏住了呼吸,等待着令我胎换骨时刻的来临,终于头对准了口,她的手微微用力往里一送完成使命般的放开了。

 短暂的我没有动作,僵直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她的脸,探究着什么,两人呼出的热气到了对方的脸上,就那么相互凝视着,闻丽半阂着眼柔声说了句,“宝贝,来吧,我是你的。”

 我颔首凝眉缓缓前,体会着道的强烈快,随着茎的深入,闻丽两手死死的抓着我的胳膊,上身痉挛般的拱起,抬着下巴微张着嘴,嘴里发出长长的一声呻,当我全部进入了,紧绷的‮体身‬顷刻间了下去。

 口紧紧贴着她的房,感到茎在里面被烧烤的滚烫,似有无数只蚂蚁在上面穿行,我不由得动起来,随着逐渐熟练。我的频率越来越快,往返的深度也越来越深,起初她还强忍着不发出声音。

 随着我动作的烈,她再也把持不住,低声快的叫着,我低头看着神情离的闻丽,听着她的呻,感到妙不可言,更加的亢奋,于是我撑起上身,对着她的‮体身‬发起更猛烈的进攻。闻丽的‮腿双‬撑开着。

 接着我一次又一次疯狂快速的俯冲,双手在我的前胡乱摩挲着,间或游走着我的头发脸庞脖颈,嘴中时断时续的发出更加低沉的呻,伴随着每次体撞击的噼啪声,行军也吱嘎作响,由于剧烈的活动,我俩身上已是大汗淋漓。

 看着闻丽在烛光映下的漉漉的体,和一对跳跃尖翘的美丽峰,有种虚般的快遍全身。许是头一次行事,过度‮奋兴‬紧张,很快我就感到茎内有些酥麻,隐约预感到了什么。

 随着这种感觉的逐渐清晰,我的动作已近乎野蛮。闻丽也觉出了异样,一边承受着我凶猛强烈的冲击,一边睁大了眼直直的望着我,嘴巴张开着似要说些什么却发不出声音。

 终于,感神经不堪重负缴械投降,体内积蓄已久的快寻得了出口,如决堤洪水般涌向‮体下‬漫遍全身,茎在临界点变得愈发‮硬坚‬昂扬。

 随着我仰天的低吼,我俩同时停止了动作,酥麻的快伴随着一股股灼热的道深处。

 闻丽亢奋的感受着过程,‮体身‬有节奏的颤抖,嘴里发出快的呼声,两手死死掐着我的胳膊。

 从未有过的感觉刺的我浑身颤栗,牙齿磕碰着,快意伴着沿着脊柱一的袭向我的大脑中枢,我被轰炸的摇摇坠意念恍惚,耳鼓内隐约听到肌骨骼伸展收缩的声音。

 这一切令我激动莫名魂飞魄散…硝烟散尽屋内只有我们的息声,我趴在闻丽身上闭目不语,她的手轻轻‮摸抚‬着我汗津津的躯体,一起回味着刚才的疾风骤雨,良久,我的意识逐渐恢复。

 感觉到胳膊两侧隐隐作痛,一看发现上面留着清晰的两排指印,泛着青淤,我查看着对她说道:“你可真够狠的啊,这么死劲掐我。”闻丽懒懒得回答我,“谁让你刚才那么野呢,活该!”

 我俩相拥着对视一笑。我感到有些闷热,起身靠在墙上抹着脸上的汗水,审视着两人的‮体身‬,感到心满意足的疲惫。

 闻丽挪了过来,像只小猫似的蜷缩在我旁边,搂着我低声说道:“你觉得好么,最后的时候你的样子怪怪的。”我不知当时我是何种神态,我乐着回答道,“感觉跟死了一回似的。”

 (许多年以后,在书上看到,说男人在一刹那有短暂的几秒钟属于无意识状态,很接近人临死时刻的样子。也许闻丽看到的就是这样吧。)我们在上又休息了一会,我说:“想抽烟。”

 闻丽光着‮子身‬下地取烟,凑着烛火点烟,烛光照在她的身上影影绰绰,勾勒出少女人的曲线,我痴痴的看着,觉得她就像一尊雕像般美丽。

 我俩着烟闲聊,了解着她的身世家庭,知道了她父母都是军人,文革期间响应的号召去了外地支边,她从小到大一直和、哥哥一起生活,对父母没有什么印象感觉。

 她还坦白的告诉我,上初中的时候她了第一个男朋友,比她大两岁是另一个学校的,那个男孩学习成绩很好,可惜被家里发现了。 pEPeXs.Com
上章 长大成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