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牛郎回忆录 下章
第一章
胡诚是个从事特殊职业的人,他们是专门解决‮渴饥‬女人问题的男人。一他走进“咖啡店”在近窗口的位子坐下。

 侍者端来冰水,胡诚向他要了一份红茶。壁上的大挂钟,“当!当!当!”连敲了三下,胡诚抬头望向大门,看见一部宾士在路边停下,一位盛装的女人正跨出车门。

 胡诚和这个女人从不相识,但是当她毕直地走向他的座位时,胡诚立刻起身相,他心里明白,跟他约会的就是这个女人。

 因为今天清晨,胡诚接到了陌生的女人电话:“你是胡先生?哦,胡诚,请你下午三点准时到“咖啡屋”坐在七号桌子上,我有事和你商量!”

 通常这种电话,就是胡诚的“生意”有生意就有收入。自从胡诚所上班的那家餐厅,被‮察警‬查获而关门之后,他们那一群所谓“牛郎”就分散了。

 没有固定的根据地,收入就比以前差多了,还好,在以往的那一段日子里,胡诚的服务品质是被肯定的,所以到目前为止,他还有三三两两的客人照顾着。

 这个女人坐进胡诚对面的椅子,用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一阵子,紧接着说:“你就是胡诚?”胡诚轻轻的点了点头。女人又说:“长得真俊,怪不得大名鼎鼎。”

 “谢谢你的赞赏。”胡诚说:现在可以告诉我贵姓大名吗?”“我先生姓周!”女人说。“嗯,周太太。”他连忙说,心中暗想,原来又是一个结了婚,而准备作“红杏出墙”的女人。

 胡诚上上下下地打量她,她穿的那套服装是名牌,她的手表有闪烁的襄钻,还有那双鞋子及手皮包,都是万元以上的货。年纪约卅五、六岁。这是一个送上门来,任我宰割的肥羊!

 “周太太”胡诚正眼地问:“有什么事情,能令我效劳的吗?”“我正要请你效劳。”周太太看我一眼,缓缓的说:“不知道你有空没有?我知道你是一个红人十分的忙。”

 “忙是忙”胡诚说:“不过,再怎样忙,都愿意时间出来,替周太太效劳。”“这样,最好不过了…”她忽然顿了一顿,低下头去,说:“我有些麻烦…实在不知道从何说起。”

 胡诚立刻说:“这种事,我最明白,不用启齿,我也会了解。”她睁大双眼,呆呆地问:“难道,你会知道我要你帮忙做些什么吗?”“不如你就默默无声,你心中要说的话,”胡诚说:“我替你讲出来吧?”

 “你…”“我先问你”他举起一只手指:“你要找一个年轻的,英俊的男人,对不对?”“对啊!”周太太立刻点头。

 “这个男的,除了外表好,还要会说话、会应酬”胡诚举起第二手指头:“并且要比其他男人更突出,而且要能紧紧抓牢女人的心…令对方折服。”

 “对了!对了!”周太太很‮奋兴‬地笑了起来:“正是我想找的。”“说对了吧,你不用说,我会替你做的。”胡诚向她摊一摊手:“那么,你说,吧,在什么地方?你家?还是我家?”

 “你家?我家?”她呆住了:“要做什么?”“你和我两个人的约会啊!”他摊摊手:“什么时候?现在?晚上?半夜?”周太太脸上本来是充笑容的,这一刹,她脸色一沉,顿时变成青白。

 “你在胡扯什么?”她突然没头没脑地骂胡诚,把他吓了一大跳。“周太太”胡诚摇‮头摇‬道:“你既然约我出来了,我们之间,还不是为这么一回事罢了嘛…”

 “你胡说…”周太太震怒着道:“我和我先生结婚近二十年,任何一方从来没有不规不矩的,你在说些什么?”这时候,胡诚傻住了,怎么了?不是这一回事?那么,是另有其事?

 “周太太”他连忙用手掩着嘴道:“…难道是我错了?”“你真是糊涂!我有丈夫,我们夫恩爱。”

 她瞪了他两眼道:“我是为了我女儿的事情而来的。”“你要我跟你女儿?…”这时轮到胡诚发起呆来。“我和丈夫,就只有一个女儿,她叫安琪。”

 她说到女儿,开始沉郁起来了:“我和我的先生对安琪也许太疼爱了,所以把她疼坏纵坏弓,她在家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现在,她更不像话了!”“怎么不像话?”胡诚忙问。

 “她是个新人物”她纠正说:“不,不,真是新过新,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了…唉!一言难尽…”“她几岁了?”胡诚问道。“十八。”周太太连忙回答道。

 “现在的女孩子”胡诚说:“十八岁也该有经验了,外国的女孩子,更早哩!”“但是…她早两年已滥了啊!”

 周太太叫道:“…那时我和丈夫把她打得她半死,现在…也管不了啦!”“那么,我又怎么能帮你呢?周太太!”“现在安琪更不像话,搭上了一个唱歌的,这个唱歌的,唉!不要说了…”

 周太太怨声的道:“把我的这个女儿搞了,这还别说,一次搞大了肚子,还带我女儿去堕胎。”

 “哦,这么严重?”胡诚问道。“对啊,到我们知道,她把孩子也拿掉了”周太太气得声音发抖道:“我们安琪一向是好出身的,被这个唱歌的搅在一起,越来越不像话。

 但是安琪现在爱得那个唱歌爱的发狂…所以,这件事,我一定要手,我要她换个情郎,把那唱歌的甩掉!”

 “所以你才来找我?”胡诚道:“对的”周太太说:“我女儿跟那唱歌的浩凯,两个人好得台风都刮不开…怎么办?”“我不能再让他们下去…否则…我女儿的一生就送在他手中。”

 “所以你找我,周太太!”胡诚提醒她道:“你是找错对象了,我不是比那个唱歌的更差?”

 “你不明白。”周太太说:“我现在就要找一个人出去,把我女儿从浩凯身边拆开,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令我女儿爱上你,这样,就好办了。”

 “我不明白!”胡诚道:“我女儿爱上你,不就好办了吗?”周太太说:“她不爱浩凯,爱上你,到时候我给你一笔钱,你再把我女儿抛去,一切顺利!”“不懂?”他‮头摇‬道:“你解释一下。”第一、她学我刚才一样。

 也竖起第一个指头道:“因为你这种人,最懂得女人心理,什么女人都见过,要引安琪,使她爱上你,必然成功。”“是吗?”胡诚道。

 “对,第二…”她又竖起第二个指头道:“我一定要找你这样的人,和我女儿混上以后,我可以用一笔钱,再把你们拆开…这样的人,只有你才能胜任。”“嗯,认为我见钱就开眼。”

 胡诚苦笑一下:“周太太,那你为什么不拿一笔钱,索给那个唱歌的浩凯,叫他和你的女儿断了,这样不更简单吗?”“唉呀!我试过了。”她气得震抖道:“他们就是生死不分离。”

 “喔!”他想了想道:“看来,这个真是绝望中的唯一希望。”“你肯定能帮忙吗?”周太太睁大眼睛等待他的回答。“我收费是很贵的。”胡诚瞥她一眼道:“…你付得起吗?”

 “你列一张清单出来”她说:“一切际费、追求费等,我都一手包下!还有,到你和女儿一分手,我就送你一笔奖金,你认为怎么样?二十万元可以吗?”“嗯!”胡诚想了想道:“这包括我跟你女儿上睡觉的费用?”

 “你…你…”她气结地嚷道:“你再要什么钱,开口好了,但是…如果你无法令我女儿倾心,你休想得到半分一。”“这也公平…”于是胡诚就说:“好吧!就担任这个特别的任务了,现在,先给我一些详细的资料。”

 “可以。”她打开她手皮包,把一张照片取出,便道:“这张照片,就是我女儿跟那个坏男人在一起拍照的!”胡诚接过一看,安琪身材苗条,一头长发,有点野,十分洋化。她身边是一个抓着“吉他”的青年,面的胡子。

 “怎么?这个浩凯脸胡子?”胡诚吃惊地道:“其貌不扬!”“是啊!”周太太越想越气道:“真不知道我女儿看中他那一点,”“想来必有原因。”

 他喃喃地道:“在什么地方可以结识你那女儿呢?”“还不是在安琪工作的夜总会?”周太太说:“每天浩凯在台上唱歌,我女儿就在台下听他唱,天天泡在那儿。”这间“小屋”

 夜总会,真是十分新,全部都是粉红色、紫,连灯也是幻幻,非常令人陶醉的。”胡诚选了一张角落的位子坐下,一双眼睛像探灯一样,首先向四面一扫。

 乐台上有五个人的新乐队正在奏热烈的音乐,这五个人中,有一个边唱边弹吉他的,脸都是胡子,他一眼瞥见,立即就认出那人正是浩凯,接着。

 向舞池中一看,立即见到一个少女在舞池中狂跳舞,她边跳边叫,头发散成一排,犹如着了魔似的。再仔细一看,这个少女是周太太照片中的女儿…安琪。于是胡诚开始注视她。

 只见她不断地‮动扭‬,前一双房具有弹力似地,上下左右摆动着,她浑身好像一团火,又如海洋中的波!一下下地掀动着。 pEPeXs.Com
上章 牛郎回忆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