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牛郎回忆录 下章
第二章
这个少女完全是一枚炸弹,随时会爆炸似的。看她跳舞,就可以知道,周太太的话一点不错:这个女孩子十分野,野得难以控制。

 一连跳了四五只舞,安琪才身大汗的回到座位来。她的座位原来就在他不远的地方,坐下后,她不停地用纸巾抹头上的汗,还用手拨着她肩头上的头发。

 胡诚招了招手,把站在一边的侍者叫了过去,跟侍者说:“见到那位‮姐小‬吗?替我送一杯柠檬汁过去。”胡诚说着指指安琪,侍者点点头,没有多久,他拿了一杯果汁,走到安琪的身边。

 那侍者把果汁放在安琪的桌子上,指指胡诚,安琪跟随着侍者所指的方向,眼睛向他这边望过来。于是,胡诚向她点了一点头。想不到,没有多久,她抓着面前的杯子,走到胡诚的座位来。

 他还未开口,她已经把杯子在他面前一放。“还你!”她嘟着嘴道:“我不喝柠檬汁的,要请客,就请喝香槟,倒还差不多。”

 “你要喝香槟?”胡诚立即一伸手,把侍者叫了过来道:“…香槟!”侍者呆了一呆,问道:“要那一种香槟?先生?”

 “拿最好的给‮姐小‬。”胡诚说:“最贵的那一种。”侍者走开,安琪用一双怀疑的眼睛看看他,但是却又有不屑的神色。“奇怪”她喃喃地道:“夜总会里这么多人,为什么偏要请我喝?”

 “因为我昨夜做了一个梦。”胡诚跟她说:“我梦见到夜总会来,见到一个我喜欢的女孩子,我认为那是灵感,今天晚上我就到夜总会来试试,我相信我的灵感一定很灵验。”

 “那么”她看看胡诚道:“现在,你觉得自己的灵感准不准?”“准极了!当然是准极了!”他连连点点头说:“我一坐下来,立即就见到你在舞池跳舞!哗!不得了…”

 她看他一眼,忽然“噗嗤”一笑:“油嘴!你以为我是三岁孩子吗!”侍者把一瓶上等香槟取了上来,然后“卜”地开了瓶盖,替两人各斟了一杯,接着把酒埋在冰桶里。

 “为你解渴的香槟来了。”胡诚伸手向她举起杯子。她拿起香槟,喝了一口。然后看看他,完全是在打量。

 “你心中存什么念头?”她开口问。“如果我有念头,你会怎么样?”胡诚问。“你别想了。”她啜着酒道:“你是不会成功的,所以,你还是死了这一条心了。”

 “是因为你已有了男朋友?”胡诚说:“所以你对其他的男孩子就没有兴趣了?”“也许。”它的眼光是傲慢的。“这样,你就太蠢了,女孩子不可能只有一个男朋友,如果只有一个,怎么比较?”“我的男朋友听到你说这一句话,他就会揍你一顿”她边说边指乐台道。

 “他现在正在台上唱歌,我的每一举一动,他都注视着,你要小心。”“我不怕他,我愿意与他作一个此较。”他看台上的浩凯一眼,故意说:“怎么?那个人是你的男朋友?好像丑了一点啊?”

 “什么?”她睁大双眼:“你说浩凯丑?他是乐队中最英俊的一个了!”“你的审美眼光,真要好好的训练了。”他刺她说:“找了浩凯这样的男朋友,没眼光…”

 “任何人说我男朋友的坏话,我都不会听!”她一脸怒容地挥手,离开桌子,回到自己的座位去,看也不看他一眼。胡诚一时没主意,刚刚明明已经搭上手,却想不到她会发脾气,想起周太太开的条件,不能就此罢手。

 但是她既已怒而离去,只有先结帐,另想办法了当胡诚走出门口时,背后传来急速脚步二有个声音在他身边笑了起来,回头一看,是一个女的,一头的卷发,一双眼睛闪闪地看着他。“你笑什么?”胡诚问她。

 “你别想了。”她说:“你是追不到她的,她是浩凯的女朋友。”“是浩凯又怎样?”胡诚道。

 “她对浩凯死心塌地!”那女的走上来道:“不过,她虽对浩凯一片痴心,浩凯对她,可不是那么一回事。”

 “怎么?…”胡诚异地看着她。她又哈哈地笑了一阵,看她模样,那阵笑声中,好像蕴藏着很多秘密。他急忙将她拉到一旁,掏出两张仟元大钞,进她的小手之中。“这么大方?”她有点吃惊地说。

 “只要你告诉我一些秘密。”他低声的说:“你知道什么?”“这个安琪是好人家的女儿,她对浩凯钟情,不过浩凯却未必对她那么专一。”“你怎么知道浩凯不专一?”胡诚问道。

 “因为浩凯跟我的一个女朋友搞,明白吗?”她微笑着,向他抬抬眉:我这个女朋友什么都告诉我。安琪盯浩凯很紧,可以说寸步不离,但是,浩凯还是有办法走私。”“怎么走私?”胡诚问。

 “他们乐队每星期有一次练习啊,浩凯都藉着练习做藉口,其实是跟我那个女朋友在一起。今天又是练习的日子了,安琪会回家去,而我那位女朋友就跟着后头来了。”

 她说:“他每次练习,安琪就回家去,但是练习时,我那女朋友就会到这里来跟他见面,然后跟他回家。”“你朋友叫什么名字?”“。”

 胡诚总算有点儿秘密情报了,他向那女的挥手告别,到街上转了一圈,然后又重新进入“小屋”夜总会安琪用手托着脸,双眼呆视乐队,目不转睛地盯住浩凯的脸上。

 “安琪。”胡诚坐在她面前。她见到又是胡诚,瞪呆了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打听到的。”他说:“我叫胡诚,今天是盯住你了!”“盯住我做什么?”她呆呆地问。

 “因为我知道浩凯今天晚上没有空。”他说:“他要练功。在女人肚皮上练功。”她的面色一沉,立刻咒骂:“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是帮你的忙。”

 他想了想:“信不信由你,他除你之外,还有另一个女人。”胡诚这样一说,她知道事态严重了。顿时一呆:“…另外一个女人?”“对”他挑起眉尖:“你想不想证实?我可以证实浩凯是一个骗子。”

 “怎么证实?”她屏息着,“他一星期练一次歌,是吧?”胡诚问:“练歌时,你就独自回家是不是?”

 “对。”“对!这个浩凯,好像一头狡猾的狐狸”他说:“你一走开,他马上就有另外一个女人…趁你不知道,两人拥在一起,开心极了。”

 “啊…?”她倒进一口气:“你胡说!我绝对不会相信你这种鬼话!”“我还知道那个女人叫。”“我去问浩凯!”她说着窜身站起来,激动地想往台上去。

 “慢着,怎么你这样笨?”他摇了一‮头摇‬:“你这样去一问,完蛋了!就永远没法知道他对你是否真心。”“怎么办?”她好像失去了主意,连忙问道:“你说要怎么办?”

 “你听着”他噤声说:“你不要动声,就像平常一样,让他在这儿练歌,假装回去,嗯?然后,我在门口等你。我让你看他的真面目。”

 “好吧。”她皱着眉,望望乐台上的浩凯,狠狠地说:“嘿…他敢骗我…嘿!”胡诚在“小屋”夜总会的门口等了好一会,已是凌晨时候了,气候很冷。不久,安琪从夜总会出来了,望望东,又望望西。

 “这里”他走上去,急急跟她说:°来,你跟我来,我们到马路对面去。”他带她到对面一幢住宅的横门边,拐了进去,用墙壁遮住自己。夜总会门前的霓虹灯熄了,夜总会这时已经打烊了,就在这时候,一辆计程车在夜总会门口停了下来。

 一个少女从车子跳下,付了车资,向夜总会进去。“见到没有?”他指指那个女的,隔着马路,胡诚见到那个女的很具青春魅力,绝不比安琪差。“这是啊!”安琪叫起来,“是。”他点头:“你认识她?”

 “不相信”她反驳着说:“和我是好朋友,而且…她跟浩凯根本不可能有一手的,我不相信!”“世界上,有许多事,你是猜不到的。”他说。

 “有的女孩子,偷别人的情人,就像三只手的厉害,一下子,嘿!就已经搭上手了,神不知,鬼不觉!”“我去跟她拼命!”安琪眼中冒火,突然向前直冲。

 “慢着!”他一手拖住她:“你这样向前一冲,就什么都完了。”“你似乎很想破坏我跟浩凯。”她突然之间怀疑起来:“这是为什么?”

 “这解释还不容易?”他一笑,看着她:“因为我对你有兴趣,所以,我不愿意见到你让一个无情郎所骗。”“我实在不相信浩凯会是个无情汉…我一心一意的对他,我不相信他会是一个无情郎…”她急急地说。

 “这个世界上,知人知面不知心。”胡诚跟她说:“而且那个浩凯,面的胡子,一副氓相,他怎么能配得上你?” PepExS.cOM
上章 牛郎回忆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