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牛郎回忆录 下章
第三章
“他自然有好的地方…”她瞥他一眼:“你不会明白…”他们在墙边站了一会,天气越来越冷,他见到她抖索,就伸手把她拥在怀内。“你做什么?”她竟然会厉声问。

 “你冷啊,不是吗?”他说:“看,你的嘴也变紫了。”她一脸的不服气,就在这时候,夜总会门口有人影走出来,黑影中看到浩凯脸的胡子。“喂!”他襟声说:“看,你的那一个情郎出来了!”安琪向对面马路一看,顿时,她便进一口气。

 只见跟着浩凯出来,她的手牵在浩凯的臂弯中,她整个人靠在浩凯的身上,亲热得很。安琪好像一枚‮药炸‬一样。

 立即就要爆炸起来了,她想向前扑去,但是被一拖,胡诚用力地把她拉住。“我不会放过他们我要报复!我要报复!”她咬牙切齿地叫。报复,这样就最好了。”他说:“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再找一个情人了。”

 马路对面的和浩凯已经拥在一堆了,两人的影子贴在一起,真是难分,这时一辆计程车面驰来,浩凯伸了一伸手,把车子召停了,接着,他们双双相拥着坐到车子里去。

 “她跟他走了!”安琪张大嘴,尖叫起来:“跟着浩凯上车走了!”“当然!”他说:“她是跟着他上车,然后到他家里丢,去跟他做了。”安琪一听,立即也挥手叫了一部车子。“你做什么?”胡诚急问。“我不能便宜他们!”她跳上车道:“我要找他们算帐!”

 她说着把车门一关。胡诚见到她如此激动,立即把车门打开,也跳了进去。她向司机报了地址,车子像箭般一样地驰去。

 “你上车来做什么?”车子驰了一段路程,安琪才问着,“你这样激动,我要看着你!”胡诚立即告诉她说。“怕我杀人啊?”她双眼直瞪,鼻子哼了气道:“嘿!我倒希望手中有把刀,这样我就可以砍死他们!”

 “天啊!”胡诚叫着:“杀人要偿命!你杀了那个大胡子,既不英俊又不专情,值得吗?”她看看他,咬牙说:“谁跟你开玩笑?我现在就去捉!”

 “为了怕有意外,我还是看着你。”他坚持说:“你不反对吧?”她忍着一口气,不再说话。车子在路上兜了几个弯,到了一幢大厦前。“我要捉成双!”她咬牙切齿,向大厦内走。

 她走进电梯,用手一按,按了最高的一层。“你认为浩凯把带回家了吗?”胡诚问她。“当然哟!”她说:“不然,他又何必说谎要甩开我?他不把带回家,难道还会在街上做吗?”电梯一直升到顶楼,停住了,他们走出电梯的门。

 “你怎么进去?”他看看大门是关着,悄声问她。“嘘…”她噤声打了一个眼色,蹑足走到门边。把耳朵轻轻地贴在门上,小心翼翼地向内‮听窃‬。听了一会,她看看他,点了一点头。

 “他在里面。”她说:“她也在里面,他真的把带回来了。”“这样…”他问:“你怎么破门而入?怎么捉成双?”我自然有办法。

 °她说着俯身拾起门前的草织地垫,向地垫下一摸,摸出一把门匙来,扬一扬道:“浩凯记不好,常常遗失门锁!

 所以通常他遗留一把门锁藏在地垫下面只见安琪悄悄地把门锁向门上的匙孔内一,然后缓缓‮动扭‬。大门被她打开了,两人向门内一望,只见屋内一片漆黑。“他们在卧室内。”安琪向灯光张望一眼,悄声说。

 按着她蹑足向走廊走去,他一步也不放松地跟着安琪向前走。才走进走廊,已经听到一阵女人的笑声,是在笑。

 “你不要摸嘛…你看你…”咭咭地笑:“啊,你摸得我全身孔都发了,哈哈…”她靠近墙,一点一点地走近房门。这房门,是半开着,灯光与声从里面出。两人向门内张望着,不望犹可,一望之下,安琪气得全身发抖,她的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

 只见全身光光的躺在上,浩凯也光了衣服,像一头野兽。他伏在她的身上,用手在轻轻‮摸抚‬的双峰,又搔她的‮腹小‬。

 “你坏…你坏…”她边笑边叫:明知道人家怕,你还偏偏搔人家的…你好坏…你好坏。”咭咭咭°地,她又发笑了。

 “你那个安琪怕不怕啊?”问那个胡子说:“她又怎么能受得了你这样的触摸啊…嘻嘻嘻…”“安琪不怕!”浩凯回答道:“安琪啊!她最怕这一个。”

 “怕什么?…”就在这时,浩凯的头低下去了,他脸上的胡子触在的身上。他上上下下地移动他的脸,胡子就在她雪白的身躯,上上下下地扫动着,“……”再也忍不住了,全身颤动起来。

 “安琪最怕这一个…你也怕吧?…哈哈…”他发出笑声:“…所以,安琪最喜欢我的胡子…哈哈…”

 浩凯笑得发狂,安琪的手紧抓在胡诚的手臂上,用力的紧捏着,她气得再也受不了了,若她的手中有刀,真的会在这一刻杀进去的。“你不要呵我,要来,来吧…”说着。

 的手就向浩凯的颈上一勾,两条腿已到他的上去了,的腿很长,线条均匀,脚趾涂上的粉红色,在灯光中闪闪发着亮光。浩凯吐了大量的唾,用手涂抹着他的具。

 “好吧,来,来…”浩凯把他的‮子身‬一。身边的安琪,忽然在黑暗内失了踪,他发现她不在身边,想去找寻,但是房内的景又如此吸引人,只是目不转睛地呆看房内的一切。

 只见浩凯咬着牙龈,向他身上的进攻了,就这样地,他们两个人合而为一了,“哦!我的浩凯,我的凯哥…”叫着。

 “哦!我的凯哥,我的哥哥…”双手拥着浩凯,嘴里不断在叫着:“我的凯哥…我的浩凯…我知道你虽然跟安琪在一起,但是你始终是爱我的…”浩凯只管自己拼命地‮刺冲‬,嘴里一句话都不说。

 “浩凯,浩凯!”说:“你什么时候跟安琪摊牌!什么时候跟她断绝?”“断绝!哼,现在断绝!”突然间,安琪的声音大声叫。胡诚一回头。

 只见安琪从浴室取了一条橡皮管,橡皮管的一端接着水龙头,另一端,正溅着水柱。她咬牙切齿地,用脚把房门“!”地踢开。上的浩凯和一呆,大声惊叫起来,就在这一刹那,安琪手中的水喉向他们身上

 “死男人!死女人!”她狂声遽叫道:“我要你们好看!狗男人,要你们好看!”两个光的人滚在上,一身是水。

 这情形就像在街头合的一双野狗,被人淋了一身冷水一样,“安琪…安琪…你不要…你不要…”浩凯在上,一面用手挡着水柱,一面哀叫。

 “从此以后你不要叫我!不要再找我,我不会再见你!”她把水喉向他们一扔转身就走。胡诚见到上的两人一副狼狈相,就忍不住想笑。安琪这时候已三两步的走出房子去,胡诚想了一想,立即匆匆追赶。跑到外面,他们乘电梯下楼,到了楼下,她就忍不住呜哭起来了。

 “他欺骗我…”她哀声说:“我一向这么爱他…他竟然欺骗我…”“好了,好了,不要哭了,我送你同家去吧。”

 突然她把脚一踢,狠狠地说:“我不回去!我不回家!”他呆怔怔地问:“你不同家,要到什么地方去?”“嘿!这样是便宜了他们!”她咬牙切齿地道:“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这用不着去报仇,安琪,最好的方法是,你也同样去做…”“怎么同样去做?”“当然嘛,他能跟别的女人偷情,你也跟男人偷情。他跟女人做,你也同样与别的男人去做。”她醒了醒鼻子,好像一个了途的小孩子。

 这时候,是最好的机会了,也是最适合下手的时刻了,“既然不想回去,就到我家里去坐坐吧!安琪。”

 她的一双眼睛瞪了一眼,想了想,没有出声,这时候,它是最没有主张的时候了,就得乘机“进攻”一辆计程车面驶来。

 他伸伸手,把那部车子叫停了,“还不上车,半夜三更站在路上多冷,快,跟我上车吧!”他不给安琪有时间思想,立即就把她一拉,拉上车子去。

 到了胡诚家,安琪整个人好像一个木头人,呆坐在那儿,一动也不动。胡诚泡了一杯咖啡给她,把咖啡杯子到她手中。便道:“喝咖啡吧,提提神!”她拿着咖啡杯,把杯子移到嘴,喝了一口。

 然后,她喃喃地说:“嘿!没有这么容易!臭男人,我讨厌他的胡子!他的臭胡子!讨厌,讨厌!”女孩子真奇怪,刚才还爱得他的胡子要死,现在又骂他的胡子是臭胡子。

 胡诚道:“放过他们算了,情郎嘛,有什么了不起?这个对你不好,再换一个好了!是不是?”她又喝口咖啡道:“…我要报仇!”“用刀去宰他?”

 胡诚问道。她把咖啡杯子放下,突然,她双手向自己的上衣一放。“吱!”地一声,她的上衣被解开了。

 他的眼前立时一亮,只见到一双皙白的房在胡诚面前跳跃着,这一双房,型状如此地美好,尖端微微地翘起,好像一只雕刻出来的艺术品一样,她把上身一‮动扭‬,这双尖在微微地慢动着,充着弹力。 pEPeXS.Com
上章 牛郎回忆录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