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牛郎回忆录 下章
第八章 福气(全书完)
“啊…快…用力…小…小受不了啦…用力…对…那深处最须要…天…上帝呀…快用力呀…死了…对…就这样…达令…你真行…美死了…快快…我太舒服了…啊…那…那是什么?…要出来了…达令…我不行了…真的…出来了…哎哟…”

 伊丝在一阵叫后,双手没命似的紧抱着他,股向上狠顶,全身不住颤抖,两眼紧紧的闭着,尽情在享受高的乐趣。

 在一阵神经收缩后,他播放开来,在她的温泉内,将自己的神经由紧张变为松弛,然后将一股强劲有力地出来,他松了一口气,很久没有移动。胡诚躺在伊丝身上,过了很久才倒在她身旁。胡诚轻轻的退出。

 看着伊丝娇的身躯,像樱桃似的尖仍然凝固着,她却像个死人似的,苍白的脸色,双眸紧紧的闭着,过了很久以后,她微微张开眼低声说:“你把生命的泉源留在我身内,这样真好。”

 “为什么?”胡诚尚在息的问。“我可以拥有一个像你一般的孩子。”“什么?”“你知道做的结果怎么样?会生孩子。”她耸耸肩,毫不在乎地说。“你疯了?”

 “我喜欢中国人的孩子,黑黑的眼睛,黑头发…”她幻想着又说:“唔!我要一个含有东方血统的孩子。”“你丈夫不会介意吗?”“不!绝对不会介意的,我跟男人在一起做,是跟其他女人不同的。”“怎么不同?”

 “我是从不‮孕避‬的。”伊丝回答。“你疯了!假如你真的有孩子,怎么办?”“为什么这样笨?你看不出来这就是我的目的。”伊丝摇了‮头摇‬说。“目的?…”“是的!你以为我每到一个地方,找一个男人付钱给他,只为了享乐?”

 “不是为了享乐,是为了什么?”“为了孩子!”她停了一会儿才说。“我不明白,你是有丈夫的,可以拥有与丈夫共生的孩子。”

 “你是不明白的,胡诚先生。”她站起来,走过去点燃一枝烟。出一口烟,缓缓坐回边。伊丝伸手‮摸抚‬着,低声说:“我与丈夫虽然结婚,但是一直没有孩子。我应该说…生不出孩子。”她耸耸肩。

 “而你们爱孩子,所以你用钱买男人做,而他慷慨同意,嗯?”“不!人是不会这样大方的,其中另有原因。”她淡然一笑说。“什么原因?”

 “伊雷的父亲是罕有的亿万富翁,已退休了,这个人很固执,立下遗嘱说:“只要儿子生下孩子,他有了孙子,才肯将遗产交给伊雷。”她终于坦白的说出。点点头,他终于明白了。

 “为了遗产,所以一切夫关系全不重要了。”“也不那么简单,因为我与伊雷都生不出孩子,所以…我们有了协定。”她说。“什么协定?”

 “他去外面找女人,我去找我的男朋友。这一点大家都平等。”“伊雷在外面胡搞,如果外面的女人有了孩子,他就有权与我离婚,这是我同意的。”“你在外面玩男人,条件怎么样?”

 “我在外面玩男人,如果我有了孩子,他就得承认。这个世界‮女男‬本来就是平等的,现在你明白了吧!”“我想我明白了,你这样的勤劳,是希望生出一个儿子来。”“儿子是次要的,财产才是第一。”“如果你生下一个中国孩子,你要知道,父亲是我。”

 “不,父亲是伊雷。这是我付钱给你的原因,女人对这方面是有利益的,我怀了孕,起码有十个月时间,嗯!十个月中你是找不到我的。”“你丈夫在外面胡搞,你一点也不生气?”

 “不,他在勤劳制造孩子,只要孩子生出来,不管是谁生的,他立刻能继承财产。”“我全明白了。”“所以我们要卖力点。”她把手中的香烟丢掉,俯‮身下‬,她用来吻他的头。

 她的舌尖移动,从他的上移到前、际与‮腹小‬上…然后,她张开口,把胡诚的大巴整个含住。当他渐渐在她的口腔嚣张时,酒店房间的门一开,一个人影闪进来。“伊雷!”胡诚躺在上大叫。

 伊丝把他放下,回头看了看丈夫。伊雷明明看清楚上的一切,但好像一点生气的神态都没有。他转身,伸手往门外一开,把一个身穿旗袍的中国女人拉了进来。

 那个女人前的一对房正在颤抖,看见胡诚和伊丝得光光躺在上,不大惊地张开了口。

 伊雷将她拉到房中,在另一张上坐下,又把那女人拉到他身边。女人突然不再介意了,嘻嘻一笑,倒在伊雷身边。

 这时伊雷伸手解开女人的衣扣了,把衣服下。胡诚看着发呆,女人往后一躺,索张开手脚,让伊雷摆布。

 当伊雷把女人的双从紧紧的旗袍抖出来,他的另一只手已在解他自己的衣服了,他一眼瞥见伊雷把下后,身上已经是血脉奋张,所有男的感应全呈现了。

 胡诚知道伊雷将要和女人采取行动,便连忙从上坐起。“你做什么?”伊丝一点也不介意,一手拉住他说:“我们不能在这里。”胡诚说。

 “别太古板了,我不介意,你介意什么吗?”她笑着说。“他们…”“我知道,我丈夫跟那女人做,我不在乎,你也用不着。”

 “你受得了?”伊雷已到女人身上,两团在一起,很快地,伊雷已寻到他要找的隙了。

 “假如把做想成是一种工作,你就不会感到害羞和局促了。”胡诚睁大眼。“别忘记,我们是瑞士人,对于的看法会不同。”

 伊丝告诉胡诚。胡诚望了望伊丝,又看看伊雷,整个人楞住。“有一次,我们参加一个宴会,一共有六十多个人,在一个大厅里,大家一起做,每个人都带着子或丈夫,到了那儿,各自找寻欢乐…就是这个样子。”伊丝爽快地对胡诚说。

 “就是这样?”“是的,不用把这件事看得太紧张。”她回答着,接下又说:“像一个人需要食物,就张开嘴吃。这儿,也是一样,”她指着户说。

 “饿了应该吃,而且,除了快乐外,我和伊雷还有更好的理由和目的…一个孩子,一个价值千万的孩子。”“但是我…我只是一个卖籽种的人。”

 “是的!”伊丝回答说:隔邻那张上突然发出一阵阵的声来,还夹杂着沉重的呼吸声来。

 胡诚侧头看看,只看见伊雷带回的女人已高翘着‮腿双‬呻着,伊雷在女人的腿中进退,完全像一座机器。借种者!她很不幸,竟也是一个借种者。胡诚感到好笑,这世界完全变了!

 “嘿!你看什么?我请你到这儿来,是来工作的。”伊丝说。胡诚倒到伊丝身边去,她拥抱了他。伊丝的舌尖又在胡诚的身上游动了。

 上上下下好像要把他完全噬掉。他的大巴又开始耸勤起来,“快一点,不能让伊雷抢先,我要努力,我要一个小孩。”“好!给你孩子。”他毅然的说。

 事实上在目前的情形下,也只有他才是她真正的主宰者。胡诚在伊丝的桃源口滑行,为了要给她一个孩子,就得涌进去,把自己‮体身‬的一切留在她温暖的泉源里。

 “快…给我一个孩子!我要一个孩子!努力!努力!再努力…”在她的哼中,尚夹着这种金色的嘶喊。在四天之内几乎是不眠不休和伊丝做,预计所出的足有半杯之多。

 伊丝很满意他的服务,额外地赏给了胡诚伍仟元美金。胡诚送她俩夫往机场时,伊丝又公然地和胡诚长吻。

 然后附在耳边轻声地说:“这几天正是我的受孕期,你那些强壮的…一定会带给我福气的。”

 ***一年之后。正当胡诚对这种牛郎生活感到厌倦时,突然接到了一笔由瑞士‮行银‬汇来的美金十万元,过了几天又收到一封装着一张婴儿照片的信函。

 没有寄信地址,也没有发信人的签名,那张包住婴儿照片的空白信纸,印着一个鲜红的印,他会心笑了。

 他下决心改头换面,跑到北部来,一方面养尊处优,将自己吃成肥头肥脑地,这是避免再被女人们注意的唯一方法,另一方向也学会了股票操作技术,这是他后的事业。

 【全书完】 pEPeXs.Com
上章 牛郎回忆录 下章